荡妇李太太

(1)   自小我就有大男子主义,从来就认为男的就应该比女人强。但是自从我渐渐成人后,一方面因为成熟对女性发生的强烈的向往,一方面却又从不肯向她们低头求欢。但是,最终,我的本能打败了我自己……
  我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干着一份体面的工作,虽然没有担任什幺职务,但我内心时常还是为自己骄傲的。我比那些为了发财或者为了升官而愿意抛弃一切包括自尊的人,更在意自我的道德约束。在邻居和同事们的眼中,我温和高尚,书生意气,有时有一点理想主义,当然我还有一点幼稚,因为年青嘛。
  这天上午,我回到独租的顶楼公寓,一个挺高的女人站在楼道里等人。我打量了她一眼,波浪曲长发染黄了一些,穿一件红色紧身上衣,短皮裙和肉色丝袜,那皮质的感觉在我心里腾得一下搅动了什幺似的,她转过头来瞥了我一眼,我才发现她过肩长发披挡不住的脸上涂抹的有些妖艳,大约有三十四、五岁。我慌得不敢看她穿什幺鞋子,就问道:“你……找谁?” nvwang.icu
  “我等人。”她指了指我对门,带着明显的外地口音普通话,显得很粗俗。
  但这粗俗与她的白晰妖艳结合成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我是他们的朋友。”她又补充了一句。我打开自己的房门,故意找机会再看着她,说:“要不到我家来坐坐?”
  “不用了,马上就回来。”
  虽然我明知她不会接受,但仍有些失望。后来日子里,我总是通过猫眼偷看她在对门进进出出,并留心她的情况。原来,她是我对门李先生从外地带回来的准太太,三十多岁的李先生离婚了,整天在外不知道干些什幺行当,人却长得很壮实,我只碰见过他几次,见面打个招呼而已。
  经常和李先生的情人打麻将的女人们在一起议论说,她也姓李,似乎以前做过一阵子小姐。我心想,难怪浑身挥不去骚姿媚态,说了声,难怪不象个正经女人,就走开了。
  而李太太似乎也不在乎别人知道她的底细。她总是将头发打理得十分时髦,穿衣服不是露着两白得耀眼的胳膊,就是用她那双修长的惹目的腿揽住你的目光。其实,她身上的气质比周围的家庭主妇们独有魅力,李太太这风月场上的尤物,也知道男人们心底里从来就愿意讨好象她这样的女人。所以,她的神情总是那样带着几分瞧不起。 nwxs5.com
  虽然平时几个邻居一说起来就称:李太太是个骚货,我也附和骂道:淫妇。
  但我总是在上下楼的时候希望有机会看到她。但即使碰上了,却又说不出什幺话来。是呀,象我这样的形象与象她那样的女人搭讪,实在是开不了口。
  那是一个中午,我回到家,注意到对门紧闭着,我进了自己的房间,刚掩上门。我听见有人上楼的声音。我马上低头把眼睛凑在猫眼上,看到李太太漫不经心地一步一步上到门前,她波浪般长发散披在后背上,裸露的两条胳膊白得出奇,十分肉感,穿着皮短裙,和一双红色的船头凉拖鞋,脚趾间有红有白,让人痒痒的不知道要干什幺才好,突然间我觉得自己有点躁热,似乎有什幺东西在心里搁得慌。
  • 标签:我就(3064) 让我(8837) 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男人(2173) 鸡巴(2898) 太太(180) 小周(36)

    上一篇:臭袜脚下的强制羞辱榨精(五)疯狂连续榨精

    下一篇:舅妈是恋足会所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