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驯服的阿宁(4)


的内内。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抽筋了,反正我是鬼差神使似的就伸手拿起小内内,放在
鼻子下嗅了嗅,味道淡淡的,很好闻。  估计是汗水和白带还有尿液的混合气味。  我把内内展开来,在贴着私处的位置,看见有一滩早已风干了的水渍,呈很
好看的浅黄色。  我知道,健康女孩分泌的白带是透明清澈的,估计这是被尿液或其它分泌物
染色了。  嗅着小青最隐私的气息,我勃起了,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这神秘的yin水。  对于青春期的小处男来说,这确是最让人神往的禁果。  我这一舔,就再也停不下来了,这味儿太神奇了,有尿液的臊味,有汗水的
酸味,还有不知名的小甜味,就如生蚝的那种鲜甜中带点儿青青涩涩。  细细闻下去,还可以嗅到若有若无的屎臭味,这让我下体的血液膨胀得像是
要爆炸一样。  我一边埋头舔吃小青的内内,一边伸手去撸下体,没到两分钟就she了。  这是我的手yin史上最美好的一次,爽死了。  我she了之后,还不愿放下内内,继续贴在自己脸上摩擦了好一会儿,直到再 nwxs5.com
也闻不到它的味道了,才恋恋不舍地扔进洗衣机里。
第二天清晨。
  小青闯进我的房间,掀开被子,捏着我的鼻子叫我呼吸不得,很快我就被窒
息得醒过来。
  这是小青叫我起床的方法,万试万灵。
  被小青叫床的这段历史,想起来就很痛苦。
  小青没来我家之前,我都是七点半才醒来,花半个小时洗漱、早餐、穿衣、
骑车,到学校时刚好是上课时间。
  小青来到我家之后,这作息就全都被迫变了:晚上十一点前必须关灯睡下,
早上六点半就得准时起床。
  如果想要赖床,那是不可能的事儿。
  我房间的门锁就是被小青一脚踢烂了的——她暴力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当时她敲了半小时的房门,见我还是毫无动静,于是生气了,于是门锁就被
一脚踢坏了,把我吓得立时就从床上滚了下来。
copyright nzxs5.com

  本来我想换一把更结实的门锁,她却笑吟吟地对我招了招小粉拳,慑于她一
脚就能把门踢坏的余威,我萎了。
  直到现在,我房间里就像个无掩门的笼子,都不敢明目张胆地摆放些小处男
的物件。
  窒息的感觉把我弄醒了。
  我睁开眼,无奈地看向小青。
  她那会笑的大眼睛也看着我,笑眯眯地说道:「臭小子,醒了吧,起床啦。

  我只得不情不愿地爬起来,顺手把小青那嫩滑的小臂抓住,在她的手背上亲
了一口,「感谢小青阿姨每天都不辞劳苦地喊小侄起床,实在感激不尽无以为报
啊。」
  小青拨开我的手,戳着我额头说:「快换好衣服,洗漱一下,早餐都快要做
  • 标签:都是(4029) 让我(8837) 妈妈(4005) 老师(2532) 老婆(1486) 小姨(416) 女友(659) 小青(137)

    上一篇:妖女入侵

    下一篇: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