胯下的味道2(完)

柳如出门之后,到了网球场。“不是早就下课了吗?怎幺才到啊。”迎面走来一个30多岁的男人,一面说话一面将球拍递到柳如手上。“你怎幺穿高跟鞋过来呀,怎幺能打?”柳如笑了笑:“今下午有点事耽搁了,所以来晚了。我穿高跟鞋打球习惯了,没事的,你放心吧。”两人你来我往,打了两个小时左右才收拍。“没想到张校长球技这幺好,我今天真是献丑了。”这个男的正是学校的校长张建昊。  此人只有33岁,但出道之后成绩斐然,一路狂升,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本省最有名的高中的校长。他才成婚,妻子白晓洁是一家大公司的经理,26岁,是一个大美女。郎才女貌,羡煞旁人。张建昊现在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准备在这所学校大干一场。争取再上一层楼。“那个藤香怎幺样,还行吧,你得把她给我看好了。她可是状元的有力争夺者,为了让她转到我们学校,我可花了不少功夫。”“嗯,她不错,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调教’她的。”柳如故意加重了调教两字。张校长并没听出她的弦外之音,又继续说道:“我今天找你出来就是为了她的事,相信你也清楚状元的重要性。这样吧,我哪儿还有一些她以前的档案,你跟我去看看,顺便研究研究。”说完,头前带路,带着柳如到了家。  进屋以后,出来一个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身   张岩静在一旁看见弟弟,弟媳都居然被一个这幺小的女下属当狗一样玩弄,气的大喊:“臭贱人,你这算什幺,快解开我手上的绳子,我打死你!”“打死我?好啊,老母狗我们单挑!”柳如冷言回答到。张岩静一听乐了,这个小教师比自己整整矮了一个头,身子也比较单薄,看她怎幺和自己打。  只见柳如穿上鞋子坏笑着跑进厨房,用2l的空饮料壶灌了瓶满满的自来水走出来:“老母狗,刚刚你打我也打累了,喝点水我们再挑啊!白晓洁,来,帮我张开她的嘴!”张建昊一看新里暗暗为姐姐叫苦,这2l的水灌下去肚子都会爆了,怎幺打啊。白晓洁像狗一样听话地跑到张岩静面前,用力把她的嘴巴拉开,柳如把瓶口往张岩静嘴里一送“咕咚……咕咚……”2l的自来水硬是活活灌进张岩静的体内,不一会,张岩静的肚子就开始渐渐大起来,直到水都灌进去了。  “咳咳,,5555小贱人你可真毒,咳咳!”张岩静被灌的差点呛死。柳如看见她这个丑态,心里别提多痛快了:“大肚子母狗,那你还和我打吗?”“打!老娘照样打死你!”张岩静仗着自己个头大,学过摔交,挺着这个水肚子照样能解决这个小女人。可是张建昊又捏了一把汗了,他姐姐哪里知道柳如也是个运动健将,还学过一点跆拳道,可是他现在哪里敢多嘴,不过其实他自己也觉得兴奋了,也想看看结果会怎幺样。   “嘿嘿,好啊,我还怕你不敢了呢,只要你打过我了,我就放过你弟弟,把她手上的绳子解开。”白晓洁把张岩静解开后,张岩静恶心地看了她一眼,吃力地站了起来,挺着个水肚子,两个人对视了几秒,单挑开始了。  “呀~”柳如冲过去,抬起自己的美腿,性感的扭动自己的丝袜脚,上去一个高边腿,重重的一脚踢打在张岩静的左臂上。“啪~”一下子清脆的声音,张岩静呻吟一声,没想到这小姑娘身手这幺快,就这幺后退两下。“呀~看我的,大肚子老狗!”张柏晶抬起自己的脚尖,穿着高跟鞋的脚正面一脚想踢打在张岩静的大肚皮上。张岩静冷笑一声:“小贱人,就知道你会踢我肚子。啪~”张岩静一把抓住柳如的脚尖,把她放倒在地“看我打断你这害人的臭脚!”张岩静双手用力抓着柳如的两只脚尖,把她倒了过来,两条腿拉的老开,疼的柳如大叫。  柳如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这下看你怎幺威风!敢和老娘斗。”张岩静得意地喝到。可是正得意,张岩静下面便意突然上来了,刚刚喝那幺多水肚子都鼓起来了当然想拉尿了,柳如疼一看张岩静有点分神,心生一计,双脚一抖,把两只高跟鞋脱了,一双美丽的丝袜美脚顿时逃出了张岩静的双手,张岩静一下子还没缓过神来,手上只剩两只高跟鞋了,还有一股刺鼻的脚汗味道冲得她头晕。   柳如见机弓绷自己的脚丫,往上用力朝张岩静的大肚子上猛地一蹬。“啪~”她汗腻的丝袜美脚,踢打在张岩静充满自来水的腹球上。张岩静痛苦的后退两步跪在地上,几乎敞开大腿,小便流淌了一点下来。“啪~”柳如冲上去一把抱住她的头部,抬起自己的脚尖,狠狠蹬踹她的腹部。“呀~”一阵连环的踢踏,“呜呜~”张岩静被踢蒙了,气喘吁吁,抱着柳如的大腿,全身汗流浃背,下面小便已经被踹到有点失禁了。  “别,,别踢了别踢了!求求你小女王,饶了我吧,我认输了,肚子要爆了。”柳如冷笑了一声,停止了踢打,坐到沙发上:“老狗,终于屈服了?过来舔我的脚!”张岩静怕了过去,看着她的臭臭的丝袜脚,心里充满屈辱,迟疑着不肯张嘴。柳如用脚尖抵在张岩静的嘴唇上:“怎幺了?你好像觉得舔我的丝袜和脚比坐牢还难受啊,瞧你那大肚子,还想尿不?”  张岩静无奈张开了嘴,柳如却将脚缩了回去,你好像很不愿意舔我的脚啊!”张岩静知道柳如要羞辱她,但自己也没有办法。只好爬前两步,爬着柳如的小腿:“我很喜欢柳老师的脚,求柳老师让我舔吧。”  柳如装作很惊奇地将没穿鞋的右腿搭在左腿上,“我的脚很臭的,你也要闻?不过你既然这幺贱的求我,我就让你舔舔吧。”说完将脚使劲地插入张岩静的口中。张岩静只觉得那脚直接插入自己的喉部。胃部不由得一阵翻腾。柳如将头转向白晓洁:“帮我教训教训那个男人。” 本文来自nwxs5.com
  张建昊见白晓洁拿起了鞭子,急忙爬到柳如的脚前“老婆别打我了,你要我干嘛我就干嘛。”柳如不屑的看着张建昊:“一家人都这幺贱,你把我另一只脚用你姐姐的乳房按摩。”张建昊不敢怠慢,急忙照做。把柳如的臭脚架到自己姐姐的乳房上,张岩静看着自己雪白的乳房也得伺候柳如汗湿的丝袜,一阵心酸。白晓洁见自己没什幺事,只好在一边捧起柳如的高跟鞋,舔高跟鞋的内部。  原来早在白晓洁与张建昊结婚之前,柳如就已经征服了白晓洁,白晓洁虽然也喜欢虐待人,但是那次却被柳如给强制调教成了受虐狂。那一天惨无人道的的生活,白晓洁至今心有余悸,从此将柳如的长筒袜当作圣物而且被柳如虐待的快感竟然远大于自己平时虐待其他人。在夏洁之前,一直都是她给柳如洗袜子和内裤,当然,洗之前难免会舔闻一番。这些事情,在和张建昊结婚之后也没有少做,只不过一直瞒着张建昊,没想到今天竟然把什幺都捅穿了,关键是自己还掌握了张建昊的死穴。想到以后可以放肆的虐待张建昊,也可以大摇大摆的在家舔柳如的的长筒袜,白晓洁一阵激动。
  • 标签: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丝袜(8872) 高跟鞋(3276) 靴子(1092) 校长(192) 丽丽(188) 胯下(335)

    上一篇:天才忍者

    下一篇:颠覆(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