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颂歌(7)



卧室小客厅的一张古色古香的沙发上,正高贵坐着穿着一袭华美金色晚礼服的金圣绯,而背对着他裸身跪着的正是他的好友迈克尔·哈桑。

“我的哈特奴儿还不快爬过来?”看着依然在门口显得发呆的哈特,金圣绯微笑着用英语说道。

“我的东方的夫人,阿霞女神!”哈特激动地伏身爬向了金圣绯。仿佛他的人回到了金圣绯到他的家里做客时,给他和妻子萝丝施爱那种幸福时刻。

“呵呵,我的哈特奴儿夏华语学的不错么!”金圣绯看着爬过来的哈特开心地笑了。

“哦,高贵的东方夫人!一看到您的美丽、优雅、高贵,奴才就感到浑身陶醉了。”爬到近前的哈特看到迈克尔·哈桑正用出色的勃起yin jinggui tou 蹭弄着金圣绯爱意情浓的香丝足底,xia ti自然就有了强烈的生理反应。这两年来哈特时常拿迈克尔·哈桑给他寄去的金圣绯的香丝袜满足自己,他太熟悉而且迷恋金圣绯丝足蕴含着的爱意芬芳的味道了。
nvwang.icu


“嗯,夫人看出来不但你这个奴才想的厉害而且你的ji ba弟弟也想的要命呢!”金圣绯把穿着红丝绒高拖的肉丝美脚放在了哈特xia ti鼓起的帐篷上。

“喔!真是太美了太好了!”哈特托着金圣绯性感的红色高跟意图让金圣绯踩动得更重一些,以满足他两年来的渴望!

“哈特奴才,可以把你的ji ba掏出来了!”金圣绯蹍动了稍许哈特凸起的裤裆,发出了高贵的指令。

虽然哈特也已是年过六旬的人,但白种人先天的素质加之养成锻炼的习惯,不但肌肤像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那样充满着饱满的光泽,而且他的勃起的阳物更像年轻人般充满着力量和朝气。这是比哈特大不了几岁的古心田根本无法相比的天然优势。金圣绯喜欢踩弄这样的yin jing,不仅仅是踩压上去有一种肉感,更因为这样的阳物象征着一个人生命的活力和对美好生活的热爱渴望,因此也就更能充分吸收她踩蹍中释放出的高贵情感。 nvwang.icu

看到和两年前一样的勃起的哈特的yin jing,金圣绯带着满意的笑容香丝美足高拖踩到了哈特的阳物上,就着哈特微有隆起多么的小腹集中用鞋底蹍蹂着哈特张着贪婪小嘴的gui tou 。

被妻子主人爱意感染的迈克尔·哈桑自信地放手,任由自己出色大阳如擎天一柱般顶起了金圣绯那只香丝美足。迈克尔·哈桑的自信来源于自己yang ju先天的优势,也的确,除了他家族黑奴的阳物他的阳物是金圣绯身边男人中最大最好的;当然这也来自于他追随在金圣绯身边得到了金圣绯高贵爱意的滋润,让他本就有的家族遗传优势得以发扬光大。

“夫人的种马儿子这是在向哈特奴儿展示你的雄风么?”金圣绯言语中带着对洋丈夫的爱意,香丝足心多情蹭弄了几下迈克尔·哈桑挺立着的柱头。“怎么样,哈特奴儿?你的ji ba再出色也不如夫人的种马儿子的ji ba厉害吧?”金圣绯随即看看哈特发出了迷人的笑声。
  • 标签:带着(973) 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高贵(215) 奴才(546) 夫人(475) 中天(15) 心田(16)

    上一篇:阿文的故事

    下一篇:我是绿帽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