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颂歌(8)



伴随着金圣绯的笑意,她体内蕴藏着的高贵圣洁的情感也从她的香丝美足和华丽高拖经两个男人的yin jing注入到了他们各自的体内,给他们的灵魂以充分的滋润!

“哈特奴儿,你来的时候肩负着美利坚的使命,而回去的时候就要肩负着夫人的使命。之前古首统已经应该和你谈的很清楚了,夫人也就不再重复了,希望奴才你不辱使命!”金圣绯的香丝足底娴熟地蹭弄着哈特的gui tou 。

“喔!伟大的阿霞女神,哈特奴儿一定不负使命!”哈特陶醉在金圣绯施予的足爱之中感觉就要被带入上帝的天堂。

“菲比国从此不再进入两国争议海域、岛屿从事军事和非军事的任何活动……”。夏华国和菲比国历经一个月的谈判,菲比国在这样的谈判议定书上签了字。不仅如此,以美利坚为首的西方大国也都纷纷称赞这次冲突中夏华国不但保持了一贯的冷静克制而且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大国应有的姿态。两国的冲突以夏华国的完胜告终。古心田和他为首的领导集体借此事件在国民心中的威望也立即大增,当然只有他心里最清楚这背后的功臣是他视为国母夫人的金圣绯。
copyright nzxs5.com


第三章:诚邀    看着秦家驹亲自送来的军方庆功活动安排,一直带着满脸喜兴的古心田不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皱眉动作。而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秦家驹显然没有发现这一细节动作。    “秦总司令这个提议很好啊,的确是应该把老首长任行还有刚退下的卢克老将军在庆功宴上请过来啊,毕竟超级航母有着他们付出的心血在里面啊!”古心田放下了请示报告带着笑意说道。    “首长说的是,部下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把他们的名字写了进去。”秦家驹站起来,“首长还有什么指示么?”    看到秦家驹一副要回去马上筹备庆功会的意思,古心田又笑笑说,“那好,秦司令你就抓紧去办吧!”    “这个秦司令啊,有时军人作风真有点过了头哟!”送走了秦家驹古心田坐在自己的办公座椅里不住地无奈摇着头。    按常理讲,请前任首统和三军司令参加庆功会的事情,秦家驹是应该事先请示古心田才对,这样起码觉得秦家驹是尊重他古心田这个现任首统。但偏偏秦家驹以军人的个性来个先斩后奏。    秦家驹这一举动倒提醒古心田真得抽空到自己的老首长任行那里拜访一下,也借此顺便发个邀请。否则秦家驹再抢个先,那可就坏事了。任行不挑理自己感情上也过不去。    “正仁啊,你说让金夫人进入到国委会怎么样?”    当晚,一直闭目养神显得若有所思,正和向正仁坐在自己的专车里赶往任行夫妇住地的古心田,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那当然好了,以金夫人的能力和才干进到国委会是绰绰有余的,而且夏华国也几十年没有女委员了。”向正仁显得十分自然地回答着。    “呵呵,愿望和现实总是有着差距啊!我知道就是我这个当首统的力排众议提出来,在两院那方也不会过啊!何况还有他们看重的那个红后代在那虎视眈眈呢!”古心田自嘲地笑笑。    “首统,您的意思是…?”向正仁本想说是不是让我提出这个建议?但他知道自己这话无论如何不能说出来。    “呵呵,这事也就是我那么突然一想。我就是想着如果将来你身边真有金夫人辅佐的话,那么我走之后也彻底放心了!好了,不提这事了。”古心田显得释怀地笑笑。    “我知道,正仁知道首统的意思!”向正仁赶紧赔笑道,不过心里却直冒着冷汗,“难道古心田是因为自己那次把卜山提名为国国委会成员的候补人选而在责怪我么?!”    古心田的专车开进了任行、花悦春夫妇俄式古堡似豪宅前院大门前停下来,待秘书李求给古心田、向正仁二人打开车门,一直等候在门廊下的任行秘书顾全赶紧跑下台阶迎接。    “二位首长幸苦了,任前辈让我迎接两位首长!”顾全十分殷勤地说着。    跟着顾全来到了一楼带着壁炉和油画装饰的充满俄式古典艺术气息的大客厅,顾全有接着说道,“请二位首长稍坐片刻,我马上报告任前辈过来!”    任行此时正在娇妻花悦春三楼豪华的主卧室里和卢克一起服伺花悦春和小情人艾尔采夫卿卿我我。只见花悦春少见地穿着黑色透明蕾丝三点,展示着自己凹凸有致的娇躯,半躺半靠在银色缎面贵妃榻一侧躺在的情人艾尔采夫的双腿之间,穿着性感绣花黑丝的长腿放在跪在对面欧阳旭丹结实的乳房上,使她支起的长腿就像舞蹈中的一个伸展造型,看起来更加得纤秀匀美。    花悦春不时张开匀称的红唇,惬意地一边张嘴迎接着小情人艾尔采夫递到嘴里的水果切块,咀嚼蠕动着中不时就着头边艾尔采夫露出的勃起充分的yin jing一起吮舔着。而跪在贵妃榻两侧的丈夫任行和老情人卢克则恭敬而陶醉地嗅闻着花悦春黑色的丝尖,享受着她艺术之脚散发出的艺术气息。一幅艺术女神休憩的画面活色生香地展现出来!    本来按照每周单双日安排,今晚应由卢克来服伺花悦春和小情人愉悦,而且任行本来也有安排要会见来访的老部下古心田。可是现在的任行愈发觉得这样的安排已经无法表达自己对娇妻的恩宠爱慕和景仰之意了。尤其是在娇妻去年底到俄罗斯首演芭蕾自排新剧回来之后,让他觉得花悦春变得更加具有艺术女神的范,所以只要花悦春在家里他就不肯放弃每一分钟的服伺。直至最后任行向娇妻提出来打破原来他和卢克之间的安排让他每晚都服伺并享受到花悦春的艺术熏陶。所以现在任行和卢克也就不分什么单双日了。    花悦春这种悄然的再次升华和变化自然和她去俄罗斯演出有关。当私下会面面对艾尔采夫的父母,也就是梅普总理夫妇仰慕地跪在她的面前恭敬地亲吻着她的艺术丝脚,陶醉地享受着她丝脚上浓郁的艺术气息时,花悦春确信自己身上的艺术气息是属于全世界艺术爱好者的,她有责任有义务趁着她还充满旺盛艺术热情和精力的这几年,把她的唯美艺术传递给每个热爱尊重追寻艺术之美的人。这样自信的确让她的艺术气息更强烈地体现在她的一言一行上了。    顾全悄悄爬进花悦春的卧室总是有种不忍破坏这种浓烈的艺术之爱的唯美氛围,可是他很清楚这不是欣赏美的时候,毕竟楼下等待的是现任首统,自己是向正仁信任派过来的人如果这点事都处理不好,那就别干了。    “夫人,楼下古首统正等着任前辈过去,您看?”顾全压着低低的声音说道。    “行儿快去接待古首统吧!”花悦春淡淡地说了一句。    听到娇妻的吩咐,任行恋恋不舍地把一直凑在花悦春艺术丝足上的嘴挪开。“悦春,行儿真是舍不得啊!”    “本来你今晚就是多得了还不满足!”看到丈夫一副贪吃小孩子的状态,花悦春忍不住笑了,“还不是为了你行儿好,人家虽然过去是你的部下,但现在毕竟是一国首统,怠慢了不好!”    任行感激地给娇妻行了个磕头大礼。花悦春这种顾大局的出事原则也是让任行最为欣赏的,虽然娇妻根本不过问政治,但这种气度就足以让任行觉得真是晚年有幸得到这样一个完美的知己。    “心田啊,我得首先祝贺你啊,你这仗打得真正漂亮,给夏华国都争了气啊!”一进到一楼的会客厅,任行立即就像变了个人似带着爽朗的笑意紧紧握住了站起来迎接他的古心田的手。同时对向正仁笑着道,“小向也过来了。”    “老首长过奖了,如果没有老首长在任期间的工作,哪里有心田杨威的份啊!”古心田赶紧谦虚地说着,“所以这次军方的庆功会心田特意来请老首长参加啊!”    “呵呵,我这闲云野鹤去不去真的无所谓,”任行摆摆手示意古心田、向正仁坐下来,“你和军方导演的这一仗给国人争了气倒是真的,就连夫人悦春都夸奖说干的好啊!”    “心田甚感荣幸哟,其实夫人早已用她的舞姿给国人扬威了!心田真想着当面表示敬意呢。”古心田见自己的前辈提到了爱妻那满脸的自豪幸福感,顺势跟着任行的兴致说着。    “呵呵,免了吧心田,由我这个老头子转达就可以了。”任行的脸上笑意更浓了。“本来悦春是想着和我一起过来的,但我看她有些疲倦的样子就让她好好休息休息了。”    “前辈说的对,贵夫人是国家的艺术瑰宝啊,必须精心保养才行。”古心田心里暗自高兴花悦春没有和任行一起下来。自从因为换三军司令的事件后,古心田总有些怕见到花悦春。“正仁,那你就带我去给夫人问候一声吧!”古心田觉得这个处理方法最好。既免了自己见面后的尴尬又当着任行的面表达自己应尽的礼数。    “这也好,就让小向去吧,我们在这里好好聊聊!”任行也十分认可古心田的建议,毕竟以向正仁现在花悦春干儿子的身份再合适不过了。    向正仁喜不自禁地向前、现任两位首统客气了一下,便让顾全陪着走出了会客厅。    “怎么样小顾,在这里工作满意吧?自从把你派到这里还真没机会和你聊聊工作上的事。”向正仁面对曾经的部下自然是一副领导关心下属的样子。    “向总理,小顾在这里是一百个满意,真的感谢总理你给小向这个机会。”顾全感激着说。    “嗯,谢倒不必了,只要你在这干得好,得到任行夫妇的认可,尤其是夫人的认可那就是对我这当领导的最好报答了。”向正仁显得语重心长地说道。    “请总理放心,我一定努力!尤其是天天在这里受着夫人的艺术唯美教育熏陶和任前辈的照顾,顾全没有理由不干好工作。”顾全表达着心意。    “你能认识到这点就好,再接再厉吧。无论今后你和前辈夫妇那里有什么问题难处就直接打电话通知我。”向正仁特意把后一句话加了重音。    二人说着说着便来到了三楼花悦春的卧房门前。向正仁让顾全下去陪任行、古心田,然后自己正正西装后才恭敬地敲响了白色的宽大木门。    “小向,快过来吧!”见到进来后跪地施礼的向正仁,花悦春亲切地说着。    “干妈真如艺术女神般脱俗高贵!”向正仁爬到了花悦春的贵妃榻前显得激动地赞美着。    “克儿这一比就看出你是老了,你看看这小向多会说话。”花悦春的艺术丝脚多情地在欧阳旭丹的乳房上动了动,让一直沉迷于舔舐她艺术丝脚卢克有些惭愧地抬起头来说道,“悦春您教育的是,克儿越来越笨嘴拙舌了。”    “干妈您夸奖儿子了,的确是干妈展示的艺术之美让儿子有感而发!”向正仁谦虚地说着。    “小向你去把旭丹儿替下来吧。”花悦春抬抬俏园的下颌,示意向正仁承迎她的一双艺术丝脚。    向正仁早已求之不得承迎花悦春的艺术丝脚,一边连连说着谢谢一边跪捧起花悦春的美脚头躺在了贵妃榻上,然后把花悦春的艺术丝脚放在了脸上,开始享受起美脚里的艺术气息来。    “克儿,瞧你那副傻相,还不快把老ji ba掏出来么?”对自己的老情人肖克,花悦春的一言一语里总是充满着深情爱意。    卢克一时感激地无法说出话来但显得动作利索地脱下了裤子和短裤,露出了他因幸福而勃起的阳物。看着老情人那具她再熟悉不过的yin jing,虽然和小情人艾尔采夫的yin jing无法相比,但以卢克这样的年纪还能以亲舔她的艺术美足就兴奋勃起,就已经让花悦春感到欣慰了。这意味着卢克那份对她不变的深深爱意和不衰的激情活力,这正是花悦春最满意老情人卢克的地方。    花悦春笑而未语而是把踩放在向正仁脸上的艺术丝足优美翘起。这次卢克显得心有灵犀地把勃起的yin jing放在了下面。花悦春就着向正仁的脸爱抚着卢克的yin jing,卢克的yin jing就如得到艺术感染般更加活跃起来。    “哦!夫人!旭丹儿爱您!”欧阳旭丹激动地俯下头崇拜地亲吻着花悦春雅动着的香丝脚背。    “妈妈的小艾尔采宝贝着急了么?”花悦春说着纤指开始爱意地揉弄起艾尔采夫湿润的粉嫩gui tou 。    花悦春用艺术的纯洁爱意滋润着一老一少她中意的情人。    这边向正仁在花悦春豪华卧房偷着享受干妈的唯美艺术熏陶;那边楼下会客厅古心田与任行也谈兴正浓。两人先是聊了聊与菲比国的这次摩擦事件,接着又闲聊着一些琐事,聊着聊着任行便又夸起古心田这个他选定的接班人。    “心田啊,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有大国领袖的风范了。先不说你这次处理争端给国家挣了形象分,就是你的穿着也有着耳目一新的感觉,看出你的自信啊!”    听到前辈任行发自内心的夸奖,古心田不禁用手摆弄了一下白色衬衣领口脖用金圣绯黑色绣花丝袜打的花结。    “前辈连连的夸奖真的让心田受宠若惊哟!其实这穿着上也是听了金夫人的建议,若是心田自己一天的事情忙都忙不过来呢,哪有时间核计怎么穿衣啊!”    “呵呵,心田,你不说我也感受得到。你最近一两年来一些变化不都是在金夫人当你的国统办主任后发生的么”任行笑着晃晃焗染得黝黑发亮的头,“当初你提拔金夫人到身边当助手,不瞒你说我也耳闻到一些风言风语,的确也替你担着心。现在看你不但用行动回击了那些流言,而且事实证明你看人选人用人的确是很有水平。    “前辈这番话真的让心田深受鼓舞和感动!其实心田需要向前辈学习的真的还有太多了。”古心田听到任行刚才那番话心里真有种说不出的喜悦来。    “心田啊,现在回头想起来我把悦春娶过来和你的经历是多么的相似!同样是风言风语说我任行如何如何,压力真的很大啊!但好在我坚持了自己的选择,也从悦春那里得到了我想要的幸福。而你还不像我这个已经退下来的人,显然压力更大些。好在你也挺了过来,得到了一个好帮手。”    “前辈说的极是,极是!”古心田为任行这种支持理解差点要落泪了。他忽然有种强烈的冲动就是想立即去找金圣绯,匍匐在他心中国母的脚下来表达自己的感激并把任行的这番话说给金圣绯听。    古心田一想到这里就发觉他和任行之间的谈话好像已经有了一个多小时了,而向正仁竟然还没下来。这让古心田有点心中不安,“难道是花夫人对我没有主动上去问候内心不满而有意不让向正仁下来?”    “前辈,若不心田临走之前还是上去问候夫人一声?”古心田实在不想因为此次圆满的拜访而因为这样的细节问题给破坏了,他很清楚现在花悦春在任行心中的分量是他根本无法相比的。    “哟,这时间的确也不早了,实在是今晚和心田你聊到兴头上了,都不觉时间过的这么快。”任行笑了笑接着说道,“悦春是通情达理的人你也就不必太拘于礼节了,我这就叫秘书小顾上去就行了。”    古心田当然不知道向正仁私下认花悦春干妈的事,而向正仁每次来都要在花悦春那多呆一会儿接受花悦春的艺术熏陶教育对任行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任行对古心田这样的提议当然要委婉地谢绝了。虽然他内心很希望看到他的选中的得意弟子古心田能够像向正仁那样对自己娇妻的崇敬。但一旦带古心田上去打扰了娇妻教育熏陶干儿子向正仁的雅趣,任行担当不起。    顾全授命到三楼花悦春的卧房去看向正仁的情况,任行不敢做的事情他这个小秘书就更不敢了,何况他是向正仁的人怎么好打扰领导难得一次的精神修为机会呢!所以顾全到了三楼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在廊道的地毯上慢慢来回踱着步子等待着向正仁自己出来。    卧房客厅里花悦春对向正仁唯美的教育熏陶也已接近尾声了。    “小向,现在你要做好精神准备了,夫人小艾尔采的精水可是克儿ji ba里的那点东西无法相比的,而且小艾尔采精水里蕴含着夫人的艺术和情感精华更多更浓,如果你都能顺利吞进去的话今晚无疑得到了最大的收获!”花悦春真的就像一位慈母教育着自己孩子那样,语气和缓循循善诱。    “谢谢干妈给予正仁的大爱赏赐!”向正仁满脸写着感激之情。    当向正仁张口含住艾尔采夫插进来的充满漂亮古铜色的yin jing,感受到口腔受到一股如强烈热浪的冲击时,才感到干妈花悦春事先的叮咛是多么有远见。艾尔采夫勃起了一个多小时的阳物就像蓄满了水的罐子被拔掉了塞子一泻而出!。向正仁被呛得有些窒息,几乎要把艾尔采夫的浓烈的艺术情感jing ye涌出来。    “小向,这回领略了什么是艺术的浓重了吧,看样子以后还得多锻炼才行呢!”花悦春看着向正仁显得痛苦的样子安慰着,她的香丝艺术美足紧紧堵着向正仁欲张开的嘴,帮着他把艾尔采夫持续射出的jing ye全部咽了进去。    军方的庆功会办得低调而隆重,没有任何媒体也没有其他任何人,除了古心田和特邀的任行,在三军司令部的大食堂,20张大圆桌坐满了来自各大军区的将军和受到表彰的军官们。    在秦家驹、古心田先后致辞以后,军人们带着沙场而归的豪兴开始了饮酒。在和部下一番轮流敬酒之后,坐在古心田左手边上的三军总司令秦家驹突然带着一丝兴意悄悄说道。    “首长,在这庆功犒劳将士的晚宴上,家驹难免要想到那天您犒劳部下的香糕啊!”秦家驹此时展现出少有的放松姿态。    古心田先是一愣,在确定秦家驹说的不是酒话之后,略带神秘地说道,“怎么吃上就忘不了了?呵呵,那可是我这辈子的独家秘方哦!”    “怪不得的。不瞒首长说,我曾让司令部里最好的面点师按照你的样子做过,可是就出不来首长做的那个味道。我一直纳闷了,照说我这里的厨子虽然比不上首统府的大厨水平,但也不至于差的那么多,原来这是首长的独门秘籍啊!”秦家驹说着脸上带着一种下级对上级的敬佩之情。    其实秦家驹心里一直惦记着什么时候能再吃到古心田的金丝卷糕,或者打听出古心田这里有什么特殊配方,可是面临着和菲比国的临战状态,他这三军司令自然不能和古心田闲谈请教这个事,这也不是他职业军人的风格。而在此时这个充满欢乐气氛的庆功宴上自然就不同了,这种气氛很适合聊聊轻松的事情。    “秦将军,这事我记住了。等到下次再做出来的时候,我一定想着给将军留一份。”古心田开心地笑了。    “心田,你和秦司令私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正和卢克在酒桌上闲聊的任行,忽然凑过来装作感兴趣地问道。    “秦将军馋我曾经犒劳他的糕点了。”古心田笑着道。    “天下还有那么好的糕点能让秦将军这种本色军人都念念不忘?”任行继续开着秦家驹的玩笑。“秦将军放心,只要我们国之栋梁秦将军想要,我会叮嘱古首统一定要满足你的愿望的。”    “那老首长说话得当真哟!”秦家驹对前任首统任行向来敬重有加,听到老首长亲自给他担保,自然心里甚是高兴。
  • 标签:带着(973) 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高贵(215) 奴才(546) 夫人(475) 中天(15) 心田(16)

    上一篇:阿文的故事

    下一篇:我是绿帽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