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

话说明朝年间,张无忌和赵敏隐姓埋名到冰火岛,其子张峰长大成人,学得张无忌一身上乘武功,张氏夫妇因怕其到中原惹来纠纷,改名张照,长大成人后,因酷爱武学,自创乾坤大挪移第九式,其父张无忌与张照多次交手两人只能战平,母赵敏对儿子说:「你父亲武功天下无敌,只可惜有一点弱点,你父虽不贪恋女色,可桃花劫不能避免,若不是你父当年对我脚下羞辱,我很难深爱你父,所以儿切记,你已经长大成人,到江湖后注意女色,切记不要现露武功。」张照听后说:儿子谨记在心,小心女人,闯江湖定要隐姓埋名。此后,张照独身来到中原,因常年穿着布衣,到岸后只做农民,岸上百姓不知道来此其人,可就在此时,一阵喧哗之声,之间岸边对面飞来一群奇女子,面貌清秀可人,身着白衫,足下淡青色绣花鞋,白袜耀眼,只见这群女子到岸后,纷纷拔剑,怒斥到:所有男丁留下,我主人有请!岸头船夫不知为何纷纷开始逃传,只见众白衫女子刀光剑影,一道道剑气过后所有男丁皆跪倒在地,大呼女王万岁,张照不知为何,但谨记母亲得教诲,也跪倒大呼万岁。忽然,只见湖中猛然一阵浪花,一阵狮子吼功串出三名大汉,一见便知少林俗家弟子,来着不是别人,正是少林俗家弟子苏进,苏武,苏名三兄弟,只见三人飞向白衫女子,足 话说明朝年间,张无忌和赵敏隐姓埋名到冰火岛,其子张峰长大成人,学得张无忌一身上乘武功,张氏夫妇因怕其到中原惹来纠纷,改名张照,长大成人后,因酷爱武学,自创乾坤大挪移第九式,其父张无忌与张照多次交手两人只能战平,母赵敏对儿子说:「你父亲武功天下无敌,只可惜有一点弱点,你父虽不贪恋女色,可桃花劫不能避免,若不是你父当年对我脚下羞辱,我很难深爱你父,所以儿切记,你已经长大成人,到江湖后注意女色,切记不要现露武功。」张照听后说:儿子谨记在心,小心女人,闯江湖定要隐姓埋名。此后,张照独身来到中原,因常年穿着布衣,到岸后只做农民,岸上百姓不知道来此其人,可就在此时,一阵喧哗之声,之间岸边对面飞来一群奇女子,面貌清秀可人,身着白衫,足下淡青色绣花鞋,白袜耀眼,只见这群女子到岸后,纷纷拔剑,怒斥到:所有男丁留下,我主人有请!岸头船夫不知为何纷纷开始逃传,只见众白衫女子刀光剑影,一道道剑气过后所有男丁皆跪倒在地,大呼女王万岁,张照不知为何,但谨记母亲得教诲,也跪倒大呼万岁。忽然,只见湖中猛然一阵浪花,一阵狮子吼功串出三名大汉,一见便知少林俗家弟子,来着不是别人,正是少林俗家弟子苏进,苏武,苏名三兄弟,只见三人飞向白衫女子,足下一停,来到近前,只见老大苏进说道:哦,原来是一群黄毛丫头自封为王,快快报上名来,为何三番五次掠夺男丁?众女子不语,一个个剑拔弩张。苏进大怒「快快报上名来,老子给你们留个全尸」。此时,天空白云下一道亮彩,天空外飞来三位女子,女子身着白衫,不同的是带有淡蓝色的花边,与之前女子相比完美之极,美若天仙。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峨嵋派兰花三姐妹,只见三人飞向苏进等人,美腿一点透出丝边白袜。此时,岸边众男丁大喊;女王万岁!说完,迅速组成人肉垫,三女分落在三男丁身上,一尘不染。其中,一位看起来较为娇媚,笑说: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苏氏三兄弟啊,怎幺也想给我们峨嵋派当垫脚的奴才啊,呵呵,我们不缺!显然目中无人。苏进看后:倒吸冷气,因为女子虽然话不多,但句句言词带着上乘武功,震得苏家三兄弟耳朵发麻。可是已经来了,为了众同道的承诺,只能故作镇定说:我们是来给你们垫脚的,不过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完,三人分身奔向三位女子,只见三女子不慌不忙的看看脚下男丁说:看来,你们今天的福分不好了,我们要拿次三人开刀了,说完脚下移动,脚下男丁头部被轻轻一点,三人飞向高空,此技看似平常,可来自九阴真经的踏莲踩,一般高手轻则重伤,重则武功全失。苏家三兄弟看来平常,可到身前后,只见三女子飞向高空,于是奋起飞身前去,不等伸手,就觉得身后被千金压下,三人结结实实的被三位妙龄女子踩在脚下,重重的落到地上,只见地面地震一番后,三雄躺在地上,嘴里吐出鲜血,动弹不得。三女子轻轻从空中落下,来到三兄弟身边,啐到:这等功夫还来丢脸,真是玷污了我们的脚,不过看来还蛮壮的,就让他们了解一下玉足芬芳脚法吧。此刻,大姐轻轻坐上苏进身上柔声说:你可愿意死在我们的脚下?苏进想:能死在她们的脚下,就算作鬼也风流了一把吧,老二老三都不行了,我就来吧。于是,苏进点了点头说:好吧。大姐笑说:恩,是一个合格的奴才,说完,脱下鞋,穿着白袜走上苏进的身体,用脚轻轻的向上走去,苏进原来不知此女美若天仙外,还如此的动人,眼睛一步不离双脚,只见白袜脚轻轻的走到了中间部位,轻轻的抚慰着,来回蠕动,忽然调身,把双脚直接深入档中,苏进忽然觉得眼前又是一阵光亮,一位白衫女子走了上来,用脚拔掉了苏进的衣服,脱下鞋,白袜透出丝丝芬芳,踩到了苏进的乳头,轻轻的踩踏着,面对次等女子真是不知如何是好,过后,另外一位年龄较小女子来到近前,用脚为苏进拭去血迹,并脱下鞋袜双脚站立在苏进脸上,顿时苏进感到呼吸困难,但因为芬芳的玉足,脚上享受,静静的睡着了,不知不觉的死去,当第三位蓝衫女子走下苏进脸时,苏进笑着,并且饱含着满足,一种享受。张照心想,此三女虽有天仙容貌,但做事过于狠毒,尤其脱下绣鞋双脚踩在苏进脸部时,更是叫男人不可遏制心中的欲火,难怪苏进死后依然面部带着笑容,看来娘说的很对,女人真是厉害,看来武林一场浩劫在所难免了。只见三女从苏进身上走下,看看苏进的庞大身躯啐到:真是便宜了他,呵呵。声音宛如铃声一般动听,大姐说道:他们三人怎幺说也是少林俗家弟子,我们这样给杀死必然会遭少林嫉恨,还是把掩埋了吧。说完,三女命脚下男奴挖开一口大坑,将三个尸体一同踢下坑去,等填好土后,三女穿好鞋,来到坟头上轻轻跺了几脚,在其他人眼里只不过是把土踩实,实际上这三脚号称灭尸脚,脚下含有的功力已经把坟下的苏氏三人筋骨震得粉碎,面目全非。「你们这些人都给我到岸边集合,一会跟随本姑娘走!「声音不大,却让周边的男人言听计从,一同蹲在了张照的身边。张照原以为可以逃走,可是看情形是走不了了,心想:不如将计就计,去她们老巢看看。只听蓝衫女子大喊,你们都躺下,说完所有持剑女子跳上男奴身上,脚下一用力,飞向空中,而踩在张照身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最秀美的蓝衫女子,张照此时不能用功,只能受制于人,只见蓝衫女子一直脚在张照胸口,另外一直踩在张照脸上说:用嘴把本姑娘的鞋子脱下,张照虽有怒火,但是强忍脱下后,女子把鞋放入张照胸口,白白的袜脚踩在张照脸部轻轻一喊,大家一同出发,此女目的明显,只因看见张照英俊非凡,故意戏弄便是。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张照虽感女子脚下奇香,可呼吸困难,于是偷偷舌头喘气,女子感到脚下有软绵物体,低头看到张照样子说:呵呵,就让你舔舔本姑娘的脚底吧,说完,用脚从张照头上轻轻下滑,把脚深入张照口中,张照含着玉足前进。不一会,只见蓝衫女子大喊停,原来到了峨嵋派山下,女子走下张照身体说:」你的模样这幺俊,以后就跟着我吧。「张照这才仔细打量女子,秀美的脸庞,娇小的身段,大约20左右的年纪,脚下一双兰边的绣花鞋,白袜一尘不染,尤其阳光下让男人怦然心动。此时,蓝衫女子大喊,我们上山向恩师复命,把这些男人压下大牢,原来此女正是峨嵋派周至若的三弟子周兰新,说完踩着张照飞向山顶,另外是二人正是她的大师姐,和二师姐白素真,铁心兰,他们跟随周兰新飞向了山顶,来到山顶后,只见三女停在大厅中央,三女走下脚垫,朝正面座位跪拜说:师傅,我三人已经将白花村的男丁抓到峨嵋大牢,请师傅发落。此时,宝殿中央坐着一中年女人,虽有些成熟,但风韵十足,皮肤雪白,容貌犹如20左右的美女,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恨张无忌入股的峨嵋掌门周至若,此女自屠狮大会之后回到峨嵋,立誓定要修好九阴真经上的武功,将来寻道张无忌,赵敏杀之以报当年休妻之仇,虽近年来宋青书照顾备至,可是依然无法挽回周至若心中痛楚,每天除了练武之外就是把宋青书当成靶子,宋青书因身体欠佳,前几年得重病身亡。失去亲人后,周掌门变本加厉开始喜欢虐待男性,收了三徒开始大肆欧杀男子,把男子踩在脚下,虐待折磨痛不欲生,三女得周至若真传,学会九阴真经练成上乘武功,虽然年龄不大,但早已成为武林好手。见三女回归,周至若笑道:好啊,你们做得很好。说完莲足一动,只见脚下奴隶立马起身,周至若站起身来,脚奴趴在殿中,周之若从其身上走过,来到三女近前,仔细打量徒弟的脚奴,「为师说过,赐给你们脚奴,这三个年轻人岁数差不多,你们眼光不错,模样倒也俊秀,想来张无忌当年就是如此败倒在我的脚下,可是赵敏横刀阻拦,你们定要严加管教,不要被男人花言巧语欺瞒。」三女笑说:我们一定会调教好所有奴隶。「恩,你们下去吧。」说完,三女各踩脚奴欢笑而去。此时,周至若心中惆怅:张无忌,我定要把武林搞得腥风血雨,到时看你不现身。。。。。。话说张照听到周至若的一番话后,心想原来爹爹引来了不少风流债啊,怪不得娘跟我说了那番话。周兰新踩着张照回到闺房,命张照站在窗前,自己梳洗了一番后,感觉无聊说道:「你叫什幺名字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以后你就是我兰儿的小狗,我给你起个命叫:小白,记住自己的名字知道吗!「张照心中暗骂,但知道此峨眉山高手众多不便发威,于是口上说道:遵命。「我有点累了,你躺在床下吧」,张照来到床下躺了下去,周兰新来到床边脱下鞋子,踩到张照身上说:我一会躺下后,给我舔舔脚趾,今天路走的太多了,于是脱衣躺在床上。张无忌当时在兰新脚下看到她的身形不禁脸部发热,原来天下还有如此美丽的身材,当兰新躺下后,张照用嘴开始舔起兰新脚趾,虽然隔着白白的丝袜,但是脚香逸人,兰新倍感舒服,虽然穿着睡衣,但睡衣用白沙做成,肌肤看得清晰,尤其当被舔脚之后,兰新感到奇痒无比,于是喝道:把袜子脱下吧,要用嘴,张照张开嘴仔细的脱下白袜,兰新的脚出现在了张照眼前,张照看到此物后,只觉下体一阵酥麻,轻轻的捧过来,开始咬起兰新的脚趾,兰新把另外一直白袜脚放在张照腿上,踩到了男人的命根,张照把兰新脚趾咬得更紧了,兰新加快了脚下得步伐,突然兰新用手拽住张照衣领,直接把张照按倒在床上,自己站起身来,不等张照开口说话便把脚趾深入张照口中轻轻搅动,张照含着脚趾,伸出舌头,兰新脚趾轻轻踩踏着张照的舌头,另外一直脚早就上来抵住男人的命根,深入一去,只觉张照轻声一哼,原来兰新脚力过大,把张照命根踩疼,兰新笑说:小冤家,看你眉清目秀的,原来也是这等色辈,看我不把你踩死,大不了我在找一个。张照说:姑娘我不是这个意思,是你先踩的,我只能配合你啊。「还敢顶嘴,说完白袜脚一伸踩在张照脸上,任张照怎幺动弹上面只传来兰新的咯咯笑声。张照本想用功抵住,可是进来峨眉山不容易,就强忍下开始运行闭气之法,大约过了一会,兰新抬起莲足看到张照的样子心疼的说:不是真的没气了吧。说完,把脚深入张照裤中,寻找玩物,找了半天一怒之下踢开张照的裤子,看到男人的阳具后,兰新娇羞不已,原来此物如此丑陋,用秀足踢了几下,只见此物慢慢膨胀后,兰新笑说:看你还装,你要是不醒来我就把此物踩得粉碎。张照马上醒来:万万使不得啊。兰新娇笑说:你啊,说完把白袜脚放倒龟头上揉搓起来,弄得张照欲仙愚死,刚要张口,兰新坐在床上把另外一直深入张照口中搅拌,白袜脚轻轻的揉踩龟头,一度一下,仿佛是再用脚弹奏一首美妙的歌曲,不一会张照的处男******喷she而出,兰新大惊,忙把另外玉足从口中取出,接下******,看了片刻伸到张照嘴边撒娇到:你把我的脚脚舔干净了,要不我就把你阳具踩烂。张照一听自然把舌头she出,不等靠近,玉足便深入口中搅拌,兰新说:别看你英俊就不折磨你了!哈哈!等舔过,兰新笑说:好了,今天就玩到这把,你下去漱口吧,我要睡觉了,说完一脚把张照踢下床,自己脱下另外白袜睡去,但心中难掩兴奋之情。 本文来自nwxs5.com
2
  • 标签:脚下(2339) 只见(298) 说完(401) 女子(659) 武功(50) 周至(8) 兰新(7) 男丁(5)

    上一篇:侠女慕容仙(02)

    下一篇:催眠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