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便器之老鸨月神

秦时妓院,老鸨月神

上身衣着华丽严肃,下身却是一片赤裸的月神迈着端庄的步子走过一排瑟瑟发抖的便器,时而用手中的玉尺指点按压她们身上敏感的部位,每一步都让臀部的白肉抖动起来。而这些瑟瑟发抖的便器她们本身是阴阳家的女弟子。

月神走过一圈后坐回正前的座位,歪头瞥着一名抖得最厉害的女弟子,悠然说道"客人要在你嘴里放尿,你就该老实接着,为何要反抗,还伤了人家?”

这名女弟子马上慌忙跪下哭喊“月神大人,弟子知错了,放过我这次吧。弟子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月神却是不再看她,环视众人说道“你们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瞧不起茅房里那蜀山来的专供人放尿清洁的便器,可是比你们高级的几位头牌花魁,接下的玩法比你们轻松了吗?遛狗,饮尿,捆绑,轮奸,灌肠,乃至怀胎十月和客人交合,哪一样是她们没做过的?不说别派,就说阴阳家出身,和我同一辈的焱妃, 我的侄女姬如,这些年来你们有多少时候见她们肚子是小的?再说那雪女,被兽奸马奸,灌的肚子像孕妇一样也是等闲,有像你们一样娇气吗? copyright nzxs5.com

说起来也是你们这代太放肆了,早你们几两年的小辈,好几个怀了孕的都来接客,凌虐饮尿的活也不推辞,哪像你们?”

接着月神叹了口气,说道"凡人眼里你们是便器,可你们还得记着你们是阴阳家的炉鼎。想想自己宫内塞得是丹药,不是客人塞进去的枣子葡萄。放尿只是末节,重要的是要让客人在你们身上泄精。可是你们,空守着冰清玉洁的俗理,把便器和炉鼎两个身份都忘了。今曰你伤了客人,还要人比你高级的大司命去肉偿,蜀山的便器都不会犯这种错,你说你到底该不该罚?”

"弟子知错了,弟子知错了”一滩尿液从她的裆部流出。

“大司命也不知道已是几次怀孕了,这次肚里也不知道是几胞胎。她遛狗,饮尿,深喉,灌肠,绑在桌下当便器,晚上拴在巷子里大着肚子被乞丐轮奸。为了让客人消气,这些她都替你做了,你亏不开心?” nvwang.icu

接着月神环视其他女弟子“你们也是,记

着,自己的身份,你们也是便器,男人泄精放尿的东西。什幺是便器?喝的该是尿,吃的东西得伴着精液。

那焱妃姬如,弄玉雪女的日子是怎幺过的?吃的是客人的精液尿泡饭,喝的是淫水和尿液。而且吃的津津有味,一滴不剩。你们以后的日子就这般过吧,不过过便器的日子,就忘了自己的身份。而现在她犯了错,你们也要连坐。快认罚吧。”说着,绕了绕手中的玉尺。

接着一群药奴在月神手指的指挥下,勃起巨大的阳具,扑向这群女弟子,轮奸起来,直插的是淫水四溅,一发发的精液注入,让她们的下毒渐渐隆起。
  • 标签:自己的(22448) 精液(4121) 弟子(63) 抽插(116) 阳具(509) 侍从(8) 月神(11) 便器(51)

    上一篇:终极m系统10(榨精)

    下一篇:给隔壁姐姐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