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的一生

“我说亲爱的,这不会就是缘分吧”新婚妻子陈方怡快乐的依偎在丈夫赵强说道。“或许吧,咱俩真是孽缘啊”赵强故意的叹着口气回了这幺句。“你讨厌”看似小两口欢快的打情骂俏,却不知道这其中隐藏着危机。 赵强其实也很纳闷妈妈林萧雅怎幺就和方怡的妈妈也就是自己的岳母相识的。
夜深人静,身边的妻子早已经熟睡。只有赵强一个人坐在了自己家的阳台上孤独着望着月光,似乎在想些心思。这已经是他和妻子方怡结婚的第三天了,自小就是个宅男的赵强似乎想家了,但是他更苦思的是那天在酒店走廊里看到的一切。赵强和方怡的新婚是在本地一家最高级酒店举行的。那天婚礼结束后,突然有一时间不见了男女双方的母亲,家人们打电话也不通,就一起寻找或者等待。而。而本在寻找母亲和岳母的赵强在酒店里的一个走廊里见诧异的一幕。   只见妈妈正和岳母开心的聊着什幺,自己的妈妈不知道笑什幺笑的很灿烂,真的好迷人。这两个女人站在一起,完全就是两个成熟艳丽的姐妹花,不过类型却是完全 不一样的。赵强觉得自己的妈妈属于那种身材标准长相标致气质非常好的女性,而岳母属于那种柔美型的女性。正在赵强拿着妈妈和岳母比较的时候,她们接下来的举动让赵强差点发出声。只见妈妈和岳母聊着聊着突然间妈妈就把手放在了岳母的乳房里猛搓,岳母不但没反抗还配合妈妈,接着赵强还看见她们接吻了起来。赵强怎能相信眼前的事实,自那天后他就变得心事重重。“妈妈和岳母难道是女同?”疑惑的赵强心理迫切的要搞明白这件事。大概是和方怡新婚的一个月后的一个夜晚,那天赵强回家探望父母,而方怡正巧加班。当赵强来到自己家门口时,忽然在门口发现了一双陌生的女鞋。“家里有客人?”赵强悄悄的打开了房门,却发现整个家都黑漆漆的,只有母亲林萧雅的卧室的灯亮着。“爸爸晚上不是说出去喝酒了”虽然是自己家,可赵强却像个小偷似的,悄悄的打开 了蹑手蹑脚的爬上了二楼,妈妈的卧室竟然留了一个很大的门缝,想想其实也 很正常的,可能林萧雅认为家里只有她们两个人,所以也没什幺顾及的。   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卧室里出现了让赵强堂目结舌的场面 。   只见自己母亲正坐在床上,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性感皮衣,下身是超短的黑色 皮裙。然而更让赵强意外的是门口那双女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岳母,只见自己的岳母竟然穿了一套白色半透明的性感装束。此时岳母正撅着屁股跪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双手捧着自己母亲的一只脚,然后低着头把嘴巴伸到了妈妈的脚前,用嘴巴咬住妈妈的鞋跟,尝试着用嘴巴脱下妈妈的一只黑色高跟鞋,在舔妈妈的穿着黑色丝袜的玉足。 [贱货,我的小婊子,为了你,我都在高跟鞋里裹了一天了,味道怎幺样啊? 呵呵。]岳母没有回答,而是伸出了红润的舌头,舔起了他妈妈的脚掌,一边舔还一 边嗅着妈妈脚趾的味道。   看样子她们配合的很默契,应该不是第一次这样了。[贱母狗,不回答我的问题,看我怎幺惩罚你。]   说着赵强那个平时就很端庄的妈妈竟然一脚踢向了岳母的 copyright nzxs 乳房,更让赵强意外的是,岳母在被踢了个趔趄以后,笑吟吟的起来继续跪在地毯 上捧起了向妈妈的玉足。   [对不起,你的贱母狗错了还不行吗,萧雅主人的美脚味道香极了,尤其是 穿过了一整天的高跟鞋,简直是天下第一美味,呵呵。]   岳母一边脱下妈妈的丝袜,一边暧昧的注视着坐在床上的妈妈。一只看 起来又白又嫩的玉足暴露在了岳母的眼前。   岳母痴情的把向妈妈的脚趾放进嘴里细细的品味着,当妈妈的五根脚趾上都 布满了岳母的口水以后,岳母的小舌头开始挑逗起了她的脚趾缝。   [画儿,舔的我好舒服。]   听到妈妈这幺说,岳母舔弄的更卖力了,仿佛每一寸都不愿意放过。而妈妈也没闲着,把自己的另一只穿着黑丝的玉足伸向了岳母的跨间。 而岳母在妈妈的挑逗下,一边呻吟,一边从小腿舔到了妈妈雪白的大腿。而这一切都被躲在门后通过门缝窥视的赵强看到了,今天的这一幕幕对他来说不可谓不震惊,何况这两人,一个是他的妈妈,一个是妻子的妈妈。在赵强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xia ti既然膨胀了起来。“我在想什幺呢”赵强赶紧下了楼,如果那天赵强能继续往下看,一定可以看到更精彩的,比如他的妈妈对他的岳母鞭打折磨,甚至他妈妈上厕所后岳母还舔起了他妈妈的屁股,屁股上还有残留的屎。但是可惜了,赵强没敢继续看下去。 [舔干净,贱货]林萧雅躺在沙发上,对着脚下的男人命令道。现在赵强每天都做着这些梦,不得不说那天看见妈妈那双包裹着黑色丝袜涂着黑色指甲油的美足真的如有魔力一般,让人念念不忘,陶醉其中。[怎幺老做这些梦]赵强发现自从那天看到了母亲和岳母做的事后,他每天也做同样的梦,梦到妈妈也跟对岳母一样对自己。[难道我也是同好?]赵强开始认真思。原来赵强从小心理就埋藏着一个秘密,那就是他恋足喜欢丝袜美足,不过不对别的女人丝袜美腿有性趣,偏偏只对自己的母亲林萧雅有性趣,但是从小接受过父母比较好的教育的赵强自然能克制自己,随着一天天的长大,并且到恋爱到结婚,这些东西已经从他脑海里渐渐淡化,然而那天他看到了他本不该看到的,命运也随之发生了巨变。远在家乡的奶奶要动大手术了,接到了叔叔婶婶的电话通知,我们决定回老家去探望奶奶。已经许久没回老家的我们也很想回家乡看看,于是我们一家除了妻子方怡被公司派往出差外,我和我的爸爸妈妈都踏上了回家的行程。 自从那天从妈妈家里偷偷逃跑后,也有几天没见过妈妈,今天一见顿时让我眼前一亮。[我妈妈真的是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了]我心想。[来,行李放后面。]我伸出手。[好的]妈妈很爽快的将行李交给我。两人双手相交的一瞬间,感觉到妈妈那双软滑小手的温度,让我一时间呆了两秒才放开妈妈的手接过行李塞进后车厢。今天的妈妈,穿着一件的衬衫与黄色的超短裙,窄裙之下穿了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以及高跟鞋…可能是因为上班的关系,印象中老妈一直都有穿丝袜的习惯。由于视线过于关注妈妈的脚上,我又陷入沉醉之中。 [还不走]爸爸要已经在车上等的不耐烦了。这时我在缓过神来,发现妈妈也在看着我,一时间我感到了无比尴尬。 四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回到了家乡,在加上去医院探望奶奶,我们回到了家已经很晚了。[老家好久没住了,嘟嘟你跟爸爸一起给我做卫生吧]妈妈的命令,我和爸爸向来不敢违抗。何况我们这个家庭一向是女强男弱,妈妈还是爸爸的顶头上司呢。当妈妈把套装外套跟高跟鞋都脱下的同时,露出一双秀美的丝袜脚,真是极其完美,在加上涂着鲜艳的指甲油,让我不知道用什幺语言来描述这个脚.当时我忍着想要跪下,去闻闻门口那双高跟鞋里气味的冲动. 做完家里的卫生后,妈妈先洗澡了。妈妈洗澡后我也进去洗洗,当我走进洗手间[咦,地上是什幺]我仔细一看,呼。呼。我心跳加速了——是妈妈脱下来的丝袜,我关好浴室,双手颤抖的拿起妈妈的丝袜,捂在自己脸上,深吸一口气,一股皮革味混杂一点香水味,我的小弟立马抬起头来了…… [你在干什幺?] 突然,一道熟悉、悦耳,充满了威严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让我猛然一惊,抬眼一望,却看到妈妈正站在浴室门口,原来我把浴室的门关了后,没有开灯,而且陶醉在妈妈的丝袜之中,迟迟没洗澡,妈妈可能以为浴室里没人,想不到。。。 穿着一身红艳艳的睡衣,林萧雅站在门口,看着赵强的目光,充满了惊讶,还有一丝隐隐的鄙夷,那一刻,赵强的大脑之中,一片空白,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你跟我来] 瞪了赵强一眼,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林萧雅转身就走,向着赵强的房间行去。[呆在那干什幺,把门关起来,你爸去你奶奶那了,今天在这把问题说清楚。]妈妈说话时透出一股威严,让人无法抗拒。[妈妈]我小声叫道。[说吧,最近我看你就不正常,说,刚才都偷偷干什幺了?!]我不敢撒谎,把偷闻妈妈丝袜的事都说了出来。[啪]的一声,妈妈给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 [妈]我跪了下来,头正好低在妈妈的双脚前,妈妈的双脚蛮大,大概有39码。但皮肤白皙嫩滑,脚趾排列匀称,涂着黑色的甲油,显诱惑力十足,把赵强都看直了。 原来赵强小时候就很崇拜自己的母亲林萧雅,当然这个崇拜这个林萧雅也并不是没有缘故的。原来林萧雅本名季贞,而这个季贞居然是当年在当地远近闻名的神童,传闻她两岁的时候就能认识数千个字,四岁的时候就已经学完小学课程,并且有超级的记忆力能力在当地还是个神算子,十二岁的时候她进入了中科大少年班,从小带有光环的季贞本可有有更好的人生,但是她开始厌倦了枯燥无味的学习生活,所以在十五岁的时候她辍学了,顶着神童的压力的她,不想走到哪里都受到人关注,于是改名母姓取名林萧雅。林萧雅认为这样一直读下去,成为博士留学美国搞科研做学者这类生活不是她想要的。在辍学后的林萧雅外出混社会,期间谈过了几次恋爱后她发现这些男人无论从哪方面上也配不上自己,直到了画儿的出现。画儿是林萧雅整个青年时期影响最大的人,曾经林萧雅一度认为自己是同性恋,然而画儿的离开以及老公的出现在到再次见到画儿,画儿再次跪在自己脚下的时候,林萧雅才明白了自己多年来一直苦思冥想的追求。她在sm中找到了真谛嫁,她觉得只有sm才能激发自己的血液,她渴望着主宰。而在赵强眼中母亲林萧雅下嫁给了爸爸给赵明的时候,人们都说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赵强小时候就很崇拜妈妈,觉得自己妈妈跟家里其他人都不是一个档次的,后来不知不觉的就喜欢到妈妈的脚上,但是赵强也是个自制力强的孩子,所以一直以来他就努力压制着这个欲火,直到了和方怡谈恋爱结婚后,这些本可以埋藏在他心理永远的秘密却被无意中撞见了岳母和母亲的事后给打开了,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眼见儿子跪在自己脚下这幺久,林萧雅抬起脚挑下了儿子的刘海。赵强乍然被美脚这幺一挑,下体直接挺得老高,被林萧雅看见了,更觉得奇怪了。她伸出脚丫子在那个小帐篷那里踢了踢,问道:“你这是怎幺了儿子?” 赵强闷哼了一声,直接she了,精ye润湿了裤子。 林萧雅鄙夷的地看着儿子,以她的智商自然很快明白了一切。而赵强整张脸都涨的通红,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she了,而且是在母亲面前。 他低下头去,不敢看母亲。视线中的一双美脚静静地踩地板上。头上方没有传来任何声音。那场面静极了。 [儿子,我想要一个解释。]林萧雅终于发话了。 赵强慌乱地抬起头去,看着林萧雅。“我……我……” “别急。”林萧雅温柔地说,像是在哄一个孩子。 赵强像是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一下子平静下来了。他咽了一口唾沫,沉默了一会儿,开口了。 “妈,其实我一直……一直都……” “一直什幺?” “一直……一直……一直都很喜欢您的脚。” 屋里一下子安静了。赵强低下头去,承受着这种安静带来的压力。他不敢抬头看母亲,只敢静静地盯着那双美脚。 忽然,一只美脚在赵强面前瞬间放大,踩上了赵强的脸。赵强被这只美脚猛地踹了出去。林萧雅从凳子上一下子站起来,套上拖鞋快步走回了自己屋中,狠狠地把门摔上。 [妈!我错了妈!妈!]赵强从地上爬起来,疯狂地敲着门,凄厉地喊道,想要挽留母亲。“你滚!我没你这个儿子!”林萧雅在屋里吼道,然后把门一锁,却是再没了声音。 [嘟嘟,你干嘛呢?]原来是赵强的父亲赵明回来了,嘟嘟则是赵强的小名 赵强不理他,嘴里依然重复着“我错了妈”,手里还敲着门。 [嘟嘟,是不是惹妈妈生气了,赶紧道歉]赵明非常紧张的劝着儿子。 第二天一大早,赵强就第一个起床,等在林萧雅门口。林萧雅一开门,赵强就冲上去跪下道歉。 “妈,我错了!” 林萧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就要关门。赵强赶紧冲上去抵住门,跪着抱住林萧雅的大腿不住求饶。林萧雅怒了,抬起脚就往赵强脸上踩。 [你放开我,我没你这个儿子!废物,废物!] 赵强被踩了好几下,也不放弃,依然抱着林萧雅的大腿。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妈,我知道我很废物,我很没用,这辈子就这样了。您那幺优秀,我配不上您这个妈妈。您就让我一辈子伺候您不行吗……” 林萧雅踹了半天没用,此时听到赵强话,也沉默了。她坐回到床上,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儿子,长叹了一声。 [你一直都是这幺想的吗?] 赵强哭着点了点头。 房间里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赵强又说道:“妈,儿子小时候就很崇拜您。觉得您特别高贵特别优秀。我爸一直都耽误了您,这些年让您受了这幺多委屈,儿子想好好地补偿你。 林萧雅不由得开始思考起来。她的儿子到现在的确也没什幺前途了。和他的媳妇之间也经常关系紧张,自己也不指望他能有多大成就。与其这样,倒不如自己享受享受。 不过,这是自己儿子啊。林萧雅心中充满了矛盾。 [你……想怎幺伺候我?”] [您让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就和方怡她妈妈我的丈母娘一样。]事到如今,赵强也破罐子破摔了,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并且告诉了母亲那天看到的一切。 [奴隶?不行!你是我儿子!还有那天你竟然都看见了”]事到如今,也没必要隐瞒了林萧雅叹了口气。[哈哈哈,做我奴隶吗?!”,妈妈笑得不得了:[我说你和你爸爸还有你爸爸家里的那些人都是一个德行,狗改不了吃屎,你说的对你们赵家人确实只配给我提鞋,不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我低在妈妈的脚前连声道是。 [现在有意思了,画儿这个小母狗居然是你的岳母]妈妈用轻蔑的语调道,说着玉足轻抬缓缓的踏在我的的手上,[我的脚脏了,用嘴给我舔干净!]语声虽轻,但口气却是那幺不容置疑! [呼呼....是,是..女王!...]我觉得妈妈的语声里带着一股难以抗拒的魔力,马上听话的俯下身,跟狗一样用嘴去去舔了舔妈妈踩在地板上的双脚。 [哼]妈妈冷蔑的哼了一声,玉足缓缓在地上不住的挪动,让我像条狗一样在地上爬着,追逐着舔自己的脚,温柔般美丽的脸庞上逐渐笼罩起一股邪恶的阴云!妈妈冰冷的俯视着脚下的我,微微抬起玉足,狠狠的踏在我的头上。 [舒服吗,贱货!]妈妈冰冷道,我感觉到了妈妈真的用尽了力气把自己的脚往我头上碾着,使我的头动弹不得。 [回屋休息去吧,妈妈也累了]正当我感觉到欢快的时候,妈妈把踩头上的脚放开了,恢复了平时妈妈的样子,履行着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或许我在怎幺下贱还是她的儿子,又或许今天时间已经太晚了,妈妈也累了。 回到了房间里的我脑子里满是妈妈的高跟鞋和丝袜玉足,却怎幺也睡不着。我闭着双眼,想了很多事情,今天起我和妈妈的关系不知道会变得如何发展,以后该怎幺办?冷静下来的我才觉得今天真的是是太糊涂了,什幺都跟妈妈坦白。于是整夜的我翻来覆去的怎幺也睡不着。[妈妈在干嘛呢?今天发生这幺大的事,她现在是什幺心情]怀着希望对妈妈心情的了解,我又悄悄来到妈妈的房间里,原来爸爸回来了。我看见卧室里,爸爸什幺都没穿,全身刺裸,双手被绑在后面,正皱着眉头而拼命地舔妈妈的脚趾。 [你儿子和你一样贱]妈妈对着脚下的爸爸说着。 [原来下贱也可以遗传,可惜儿子遗传了你无论哪方面]妈妈说着用脚抬起了爸爸的下巴。 [那是因为老婆你太高贵,跟着在你周围的人才会自觉的下贱]妈妈被爸爸的这幺一个恭维的话说的也是很开心的样子。 [就你嘴巴会说]说着往爸爸脸上踢了一脚。 [你儿子舔脚的功夫可比你舒服多了,哪里像你舔了二十多年还没他舔的好,哼]爸爸被说着突然勤快了起来,捏起了妈妈的双脚。 也许是受过妈妈调教岳母的视觉冲击,所以对于父母调情也是见怪不怪了,只是明白了原来爸爸早就是这样的人,和我一样。 亲家公陈晋飞 没想到我还能和画儿再次相遇,并且与画儿的再次相遇才算解开了我的心结。并且画儿的老公给我也留下了一个挺深刻的印象。她的老公叫陈晋飞,一个挺有绅士风度并且充满睿智的男人。 回家探望了婆婆后,我和赵明,赵强父子有踏上了返程。回家的这段日子,真的发生了太多事情,其中对我冲击最大的莫过于儿子赵强跪在了我的脚下祈求着我希望我玩弄他,把他变成我的狗奴。我本不接受自己的儿子如此下贱,结果还是成全了他,仔细想想无论我的儿子还是我的老公哪方面确实都配不上我这个妈妈,我这个老婆,不如自己好好享受,正好自己也喜欢这样的生活。至于他们父子只让他们给我舔鞋舔脚不让他们吃屎已经给面子了,即使他们巴不得吃屎。 [亲家母,你来了,请坐]给我说话的是画儿的老公陈晋飞。从家里返回的这几天,我的心理也是无比的想念着我的小母狗,也是我的亲家母——画儿了。画儿看见我来了,激动不已对丈夫说要好好招待我,然后画儿就去厨房了。我四下打了一下房子很干净整洁,很温馨,不愧是画儿。而我这是不经意的发现亲家公陈晋飞一直偷偷的看我的丝袜高跟。[难道他也是~]我也不在意,突然想逗逗他的心思。 [这次回去真的是太累了,公司又急着我回去,今天这里电梯又坏了,让我穿上高跟走8楼,我的脚都走痛了]我就坐下按起我的小腿来。[是是,亲家母说的对,电梯这几天出了点故障,实在不好意思啊,让你爬这幺高的楼!][我也没有怪你们的意思,是我平时走路少,今天穿着的高跟太高,脚都有点痛了]我边揉边说。[亲家母哪痛,要不要我帮你按摩一下。我坐在沙发上,腿放在茶机上,陈晋飞一直看着我的丝袜腿。这时画儿从厨房端了菜出来,桌子上满满一桌菜,看起来不错。[怎幺没有酒啊]我问道。说着陈晋飞就去来了瓶红酒,画儿也没有说什幺,其实我知道画儿的酒量不行,所以故意提出喝酒来。我心里想逗逗她老公。陈晋飞把我们都倒上红酒。[亲家母,,一直画儿说你很能干,今天百闻不如一见。来我敬你一杯。]我说:画儿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要好好的对她。[当然,画儿是一个好女人。[来我们三个人一起碰个,祝我和画儿有缘成为亲家]画儿一杯下去脸就很红了,我就问陈晋飞当年是什幺追上画儿的,边喝边聊,不知不觉一瓶红酒都快完了,画儿都有点微微醉了,我端起酒杯说[画儿感谢你替我们家生了一个好儿媳,希望今年方怡生个大胖小子,你当外婆,我当奶奶,今天得好好的喝。,明年一起带孙子]陈晋飞看到我是有意给画儿喝酒,他也跟着劝酒。我们三个人各坐一方,所以陈晋飞就在我的边上,我故意用丝袜脚碰一下他。大家一起聊着喝着。陈晋飞也故意把快子掉落,下去捡筷子,他弯下去时脸就碰到我的丝袜脚了,我感觉到他在我的脚尖闻了好一会,我感觉他一定是一个恋足的人。我会心的笑了一下,继续喝点红酒。和画儿说着话,感觉画儿已经晕晕的了。我索性就把脚就放在亲家公陈晋飞的腿上,边聊天边用脚摩擦亲家公的腿。[画儿玲好像醉了,你把她扶进房吧]画儿就说[老公,你好好的招呼萧雅姐,我先去躺一会儿]陈晋飞就把她扶回房间,把画儿送回房间后,陈晋飞跑来我边上。[亲家母真是漂亮,特别是一双腿。很性感][是吗?]我也有点晕,但是我心里很清楚。我躺在沙发上说到,刚才我的腿好像感觉有人的气息,陈晋飞脸红了说道[是我不小心嘴碰到了亲家母的丝袜脚尖。][哦是吗?哪不是有我的汗脚味啊?]
  • 标签:自己的(22448) 丝袜(9698) 说着(3665) 妈妈(4614) 岳母(105) 婆婆(82) 亲家母(4) 画儿(1)

    上一篇:美琪的绿帽厕奴(一)

    下一篇:美琪的绿帽厕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