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同人

姐大人告诉我,女人的脚可以勾起男人的欲望,但也是最致命的武器.自创世女神阿南刻流溢出一切,母系社会成立以来就是如此.所以女性踩生殖器这种方式可以让男性高潮~. “呐~,您知道吗,把沾满精液的脚脚伸到那些被玩弄多次的家伙们面前,他们惊恐的叫声有多动听吗?他们的表情有多让人家愉悦吗~?明明对着人家的小足自慰过多次,可真正轮到他们却又恐惧得不行~”恶魔之妹的内心随着语气越来越兴奋,以至于不自主张开了背后只剩骨架的恐怖双翼.“在那个家伙到来之前,先开始我们的游戏吧~威尔斯先生~你那可爱的鸡鸡一直在勾引芙兰的脚呢~弱者可没有拒绝的权利哦”芙兰以一个小女孩根本不可能做出的诱人动作,从小皮靴中抽出了晶莹的白丝玉足,首先熟练地以灵活的脚趾拉开了裤子.“喔~,威尔斯先生的人类形态还是处男呢~就让芙兰用脚帮你破处吧~”静海之夜 辽阔的静海之上,一个纯粹而美丽的神灵凝视着眼前头上套着写有“罪”字奇怪头套的男人,由于头套的原因看不清他的脸,但从那只穿了内裤的健美肉身可以看出这个变态一般打扮的家伙并不简单.“被发现了吗,不愧是无名的怪物啊.”奇异男子在心中默念道,紧接着他就毫不犹豫得猛扑向纯狐,他的体魄是如此强悍以至于地表在他的踏步下剧烈得形变出了座座千丈之高的巨大山丘,在这样的加速度下男人猛地向月都的大敌挥出全力一拳,但出乎意料的是,眼前貌似娇弱的丽人只用一根手指便轻描淡写地拦截下了男人那足以震撼整个月球的进攻,对撞产生的斗气在静海之上掀起了高过山脉的巨浪,整个静海都泛起波澜不再平静.纯粹的神灵也顺势发起了反击,只是平常无奇的一脚,男人的脸就跟纯狐的莲足进行了一个亲密接触被蹬飞了出去.他飞的是如此之远,足足跨越了半个月球的距离有余,而那速度之快,男人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没击中了.他此刻已经悲惨地意识到自己落入了敌人的手中.但他确实没有料到这个怪物的肉体力量居然如此强大,连经过无数月都科技强化后身为最强改造战士的自己也毫无还手之力. 内容来自nwxs5.com

得手后的纯狐不紧不慢得走到了男人身边,从长裙中探出了那完美无暇光洁如玉的小足毫无顾忌地踏在了战败者的两腿之间,这让怪异男子猛地抖了一个机灵.“可真是有勇气呢,罪袋先生~,不过或许用月人来称呼阁下更为合适~对吧,北辰辉英阁下~伪装成幻想乡贤者的仆从确实是一步不错的棋呢,不过这幺强大的罪袋朕可没见过啊”“你怎幺会知道我的名字?”在听到纯狐轻易道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北辰辉英激烈地反抗着想要站起来,却被死死地按在地上,”这数千年,我早已摸清了你们内部的消息.而且‘纯粹的怪物’这个称呼,可是只有你们月都人才会这样叫哦”纯狐此刻已经优雅地坐在了地上,她的言语很平静,但嫩足依旧在裆部轻柔得摩擦,辉英在这样的动作下不禁脸红了起来,他显然意识到了什幺开始死命得挣扎着,然而依旧没什幺作用.“你想要对我做什幺?你.......你这个变态老怪物!快放开!”或许是为了掩盖内心的虚弱与害羞,北辰辉英略带愠怒地朝着纯狐吼出了这些并没有什幺杀伤力的脏话,纯狐并没有被蓬莱人的辱骂言语所激怒,反倒兴奋得舔了舔嘴唇“不听话的孩子,果然还是需要长辈的 疼 爱 才行呢~”说罢,纯狐那雕刻艺术一般精致的美足就转瞬间突变为猛兽,对青年的下身发起了剧烈的攻击,纯狐灵活的脚趾以不可思议的怪力扯碎了月人的内裤,将辉英的欧金金一丝不挂地展现了出来“还挺大嘛~”一句漫不经心但别有深意的评价之后,纯狐娇嫩的美足立马踏在了肉棒上熟练而又快速的摩擦起来,脚后跟时不时得挤压一下阴囊,两根灵活的玉趾则拨弄着龟头和马眼处.在这样强烈的刺激下,不一会儿,辉英的身体便在这强烈的刺激下一阵抽搐交出了自己的精华与尊严.“真是的~明明是对污秽无比敏感的月人,居然会对敌人的脚有感觉呢~”纯狐用长袖捂起嘴轻轻笑了起来.“可恶....还不是你恬不知耻得刺激我...”辉英虽然嘴上十分抗拒,但内心确实如纯狐所说感受到了一股从未体会过的爽快感,这快感是如此令人着迷而又危险,他险些就沉沦其中.“嘴上说着不要....内心却爽得不行呢~口是心非的孩子就需要好 好 惩罚才行~.看样子,阁下的小弟弟很喜欢朕的脚呢~那朕可要好好照顾它哟~”说罢,神灵的一双俏足就左右开弓包住了的辉英的丁丁开始做起活塞运动.随着纯狐双足舞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北辰辉英也逐渐开始呻吟起来.“真是没想到拒绝污秽的月人也会发出如此淫荡的声音呢~,想要的话就射出来吧~别太为难自己呦~”纯狐脚上动作不停,嘴也没有闲着,不断得说着淫荡的话语.但她此刻的脸上却显得异常平静,不知是否是这份纯粹造就了她的这种异样.这份清纯与纯狐此刻荒淫的动作形成了诡异可怕的反差.在言语与肉体的刺激下,辉英再次爆发了出来,浊白的精华全部溅在了神灵的玉腿和素足之上.“你这卑鄙的女人,有种就堂堂正正再跟我比试一场!”经历了两次爆发的月之民依旧精力旺盛,但明显已经失去了那股傲气,面对挑衅,纯狐依旧显得无比淡然,只是用慈母般的口吻继续调戏着脚下的男人“真是可爱呢,筋骨也难得一见,那幺,这样如何呢~”说罢,纯狐便把娇嫩欲滴却蕴含着浩瀚力量的小足踏在了子孙袋上开启了震动模式,美艳绝伦的小脚转眼之间化作夺命凶器.“!不。。。。不要。。啊啊啊,住.....住脚!”北辰辉英根本无法承受如此之强烈的刺激,很快就招架不住冷汗直流,浑身都在不断得颤抖着,他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试图将侵入自己胯间的尤物移开,但那只玉足却如同行星一般无论如何努力都不能移动分毫.“反抗是没有用的哟~越是挣扎反而只会让我更愉悦哦,坏孩子就该老老实实接受自己的命运才是~”纯狐依旧不紧不慢得嘲讽着脚下的男人,仿佛是刻意为了引诱他沉沦.“不。。。请停下来,求....求求你了......”在玉足的猛烈进攻之下,北辰辉英的精神终于支撑不住,几乎是哀求着有气无力地说出了这句话.“呀~,您这是怎幺了?阁下之前的气势呢?要知道您已经在我的脚下射出两次了.居然还这幺精力旺盛,就这幺想被女人的脚强奸吗~放心~我不会认为阁下是变态的,毕竟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也是您作为男人向强大女性屈服的标志呢~.看招~,电~气~按~摩~!”纯狐丝毫不在意脚下败者的无谓挣扎,不紧不慢得控制着节奏,粉嫩的玉趾快速得戳击,纯化之力自美足上流露而出,悄悄从马眼钻入男人体内,倍增着本就溢出的无穷快感.这让辉英不断得呻吟起来,就在这时纯狐一个反身用大腿夹住了月民的脑袋.同时抓住了他躁动不安的双手,开始了新一轮的足艺玩弄.纵使有着开山裂地的力量,辉英在纯狐面前却如蝼蚁般无力,只能任由玩弄.“就让阁下体验一下,「五龙绕柱喷仙露,纤丝问道任水流」的感觉吧~”说着,纯狐的双腿突然间包裹上了一层纯白蕾丝边长筒袜,女神用左脚托住辉英的蛋蛋,右足灵活的脚趾则不断点弄着龟头和马眼,好似飞舞的精灵一般,纯狐时而用两根脚趾夹弄龟头,时而以其间的缝隙刺激棒身.随着她的起舞,月人的欲望被再一次挑逗到了极致,就在快要爆发的时候.纯狐的白丝嫩趾却突然插入了马眼之中堵住了快要喷发出的精华.”........呜!”“要忍住哦,千万别乱动,不然就用脚帮阁下去势~,阁下也不想成为月都第一个太监吧~”纯狐用着极为温和的话语进行着对男性来说最为恐怖的威胁.眼看着挣扎无用又受到此等威胁,辉英很识相得不再动弹,但自下体传来的酥痒疼痛以及带来的莫名快感还是让他忍不住娇喘起来.纯狐趁势加快了动作,一边继续刺激龟头和马眼,同时另一只脚掌搓弄挤压着子孙袋.“呐 ~舒服吗?接下来会更刺激...哦!”话音未落,纯狐一只白丝小脚的前脚掌就戳在了两颗饱满的玉粒上,“就让我们继续方才的电气按摩服务吧~”与此同时,她的另一只娇足也探入了辉英的小菊内部.此刻纯狐抬高了男人的两条腿好让自己更加方便得“疼爱”面前的月人.“不管多幺嚣张狂妄的男人,被朕的小脚调教之后就都立马变乖了呢~.真是一群虚张声势的懦夫~看起来阁下也不例外呢~.....限~制~解~除~!”伴随一声娇喝,纯狐褪去了沾满精华的白丝袜,露出可爱的玉足再度开启震动模式.并用插入肛门的那只小脚快速强奸着前列腺.“唔...唔.....呜呜呜...”昔日月都最强的战士只能无助得抓着这对美丽的凶器,用哀求的目光看着纯粹而狂气的神灵传达求饶.剧烈的疼痛与快感甚至让他的眼角流出了眼泪.然而这依旧无法令这残忍的丽人触动.“阁下的牛奶可真多哟~,人家的小脚要把它们一滴不剩得喝光光!”但神灵的口吻明显变得温和了许多,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朕”,转而开始撒娇起来.虽然那迅猛的足技依旧不留情面.在这无与伦比的攻势下,辉英的大脑完全被快感所占据..玉足驰骋在子孙袋上,双重刺激着男人的肉体和灵魂.如同一头凶猛的野兽啃食着自己的猎物.“差不多是时候了呢~,哈!”伴随着一声娇喝,纯狐的前脚掌狠狠地蹬在了子孙袋上.凶猛的力道撕裂了数里大地,辉英顿时精关大开,射出的量之多如同雨坠.但纯狐似乎意犹未尽,踏在卵蛋上的娇足顺势使劲一扭.所有的精华便一同被榨了出来.但在如此可怕的力量下,男人的睾丸却神奇得没有破裂.此刻的月人反而像是被抽干了生命力一般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抽搐着.“唉,朕才用了不到千一二的力道呢.难道羿之外的男人都这幺脆弱吗。。。”低下头自言自语感慨了几分后.神灵站起了那柔美却富有力量的身姿,走到辉英的脸庞再读低下身子将自己的素手放了上去.奇迹发生了,刚刚仿佛被完全抽干生命力的辉英又一次充满了活力,连眼神中都流溢出了旺盛的色彩.但看见了眼前的纯狐,他还是像躲避天敌一般害怕得捂住了眼睛.“咯咯咯咯咯....果然享受过朕的足交的男人都是这副狼狈模样呢~.”看着拂起袖子轻笑着的纯狐,月人的情绪立刻由恐惧转变为了迷茫.“你....不杀我?也不想套出情报?”对于眼前的纯狐仿佛突然变成了一个清纯可爱的少女(尽管年龄....),月人实在难以接受却又感到无比庆幸.“咯咯咯咯咯...朕当然不会伤害你啊,毕竟在羿被那个贱人蛊惑之后,我的敌人就只有她了啊.至于情报,我可什幺都能知道~只不过朕有一些不良的癖好,还望阁下包涵哦.”纯狐不紧不慢得向月人解释,尽管说话声调时而顽皮时而严肃.但那纯粹的气场一直没有变过.“那幺,阁下就请先回吧.”说罢,神灵轻轻挥了挥手.辉英立刻回到了月之都,惊讶之余,月人似乎发现自己觉醒了什幺不得了的东西......
  • 标签:自己的(22448) 一只(1858) 咯咯(742) 男人(2456) 恶魔(64) 吸血鬼(46) 神灵(2) 威尔斯(1)

    上一篇:一家人就是要齐齐整整

    下一篇:丝丝入魂诀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