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特务的养成(重口)

趁着学校课间的一点时间,杨凝雪给张伟平丢了一个石头,这是他们俩之间的暗号,代表着计划不变,还是傍晚在郊外河边的草地处见面。张伟平慎重顿了一下,左手垂下来,做了个握拳的动作,杨凝雪便明白他收到了。为了这次幽会,她和她的那老爹推掉了今天的例行的授课,她都学了快十年了,家里那些祖传的医术自认也学得七七八八了,反正翘掉一两节也不要紧。今天放课早,让要好的女同学打了掩护,就说是受到邀请,去参加女同学家里的宴会打掩护。今年她可是满了18岁,按学校规矩都可以结婚了,既然是成人,那自己的事自己安排,说来也巧,她的生日正好是元宵节,趁着节日的气氛还没完全消失,生日后不久立马和青梅竹马的男友约定,今天就要幽会一次。
初春时节的风带着一丝寒意,草地上边的小树林边,张伟平搂着她的腰肢,她整个人躺在他的膝上,似乎要醉倒在他怀里,郎是郎才,张伟平在学堂中是有名的才子,写得一首好文章,女是女貌,软软白白的脸上嵌着星星一样的眉眼,身材又带着北方人遗传的基因,在南方的同学中算是出类拔萃,这样的情人间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从衣食住行聊到国家大事,眉头时而轻舒时而纠结。虽然微风带着寒意一路带走沿途的温度,却完全无法消减一丝一毫他们间的热情。夕阳即将落下,天快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他们渐渐有些把持不住,双手有些不老实,张伟平这有生花妙笔之才的大才子却在这个时候突然结结巴巴了起来“凝雪,我爱。我发誓会娶你,但,但,但是你能等着我吗,我可能会去一个地方,但是一定会回来找你,你会等我的,对吧”“没关系,多久都可以等,但你能告诉我要去。。。。。。”因为双唇被堵住,杨凝雪的声音夏然而止。不断的攻城略地,直到最后那一步要迈出的时候,杨凝雪突然猛的推开他,脸颊通红,望着他那夜色中映着远处微弱灯火的眼睛轻声说到,“现在太早,我。。。我会等你娶我的那一天”说完,她便飞也似的跑了出去,直奔给她打掩护的女同学家。

本文来自nwxs5.com


几个月后,他们正式从学校毕业了。关于毕业后的去向,同学们有人选择进工厂打工,有人决定去当兵,和态势已颓但还显猖狂的日本人拼个你死我活,杨凝雪自幼受到家里的爱国教育,自是不多让。家中本在北平居住,老爹也是个名气不大不小的医生,日子过得并不艰难,只因不愿意做日本人的奴隶散尽家财,一路经历千辛万苦搬到了重庆。老爹虽然对国民政府失望,但是各种政府举行的捐款都多多少少会意思一下,按他的话说,如果他妈的小日本赢了,我们就是亡国奴,生给日本人做牛做马,死了下去无颜见列祖列宗。所以她和许多同学一样,打算参军来报效祖国。后来偷偷的问过了平哥,他神神秘秘的告诉她,他所向往的是延安,他准备去那里接受最先进的思想来武装自己,然后传播给大众。虽然依依不舍,但是国难当头,各自约定好了联系方式,便从此匆匆离去。
  • 标签:看着(17915) 一声(4041) 的是(3688) 带着(1131) 靴子(1221) 男人(2456) 对着(662) 小男孩(268)

    上一篇:做王八的快乐(二-最终章)

    下一篇:变成狗的红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