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渝杰少爷

渝杰是我一起长大的哥们,我也是他的奴隶。我和汪渝杰是邻居,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我们经常在一起玩,上学放学在一起,我们最爱玩的就是骑马打仗,那时的我比他胖,他总是骑我,我们在一起形影不离。到了高三我和他在一所学校,每天上学放学我们都一起走。他长得越来越帅,他喜欢上了打篮球,每天下午放学,他总是要求我和他打半小时篮球再回家,他超喜欢穿白色的衣服,每天你总是会看到篮球场那穿着白色篮球衣,白色篮球鞋,白色袜子的汪渝杰。看到他,我内心好想被他奴役,被他骑在胯下,被他踩在脚底,当他的奴隶。可是我不敢,我怕,他一旦知道了,我们连兄弟都做不成,我就这样煎熬着,脑子里总是幻想着被他玩弄,被他奴役。
那一天放学,他父母回老家了,让我晚上陪他,他自己一人在家不习惯。晚上他在我家吃完晚饭后我就和他到他家,看了会儿电视,玩了儿游戏,我们就洗刷睡觉了。可是我怎幺也睡不着,因为在阳台上有他换下来的鞋子和穿了一天的袜子,我真的好想舔,好想。于是趁他睡着了,我偷偷跑到阳台,”扑通“一声跪在他的鞋子面前,把他的袜子一只塞到嘴里,一只套在手上。汪渝杰的袜子上还带着他的脚香,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开始打飞机。射完了,我又把手上的袜子套在鸡巴上,口里还塞着他的袜子,我口里叼着他的一只鞋子,用另一只鞋子打耳光,一边想着他玩我的情景,一边用鞋底抽自己耳光。正当我玩的起兴的时候,突然发现我背后站着一个人,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惊了,是汪渝杰,他显然也很吃惊,“你,你,你在干什幺?”事到如今,我已经无路可退了,我跪在他面前,把我所有的想法都和他说了:我想被他奴役,被他骑在胯下,被他踩在脚底,当他的奴隶,让我做什幺都行。他听了,显然不能接受,他一直在后退,口中还念念有词,“不,不,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不,我不相信。”我爬到他身边,说:“汪渝杰,我知道你不能接受,我这一直把这想法憋在心里,我不敢告诉你。我怕,我怕失去你这个兄弟,既然你现在已经知道了,你看不起我也罢,现在揍我也罢,我没意见。你愿意把我当兄弟那我谢谢你,不愿意我也不说什幺,真的……”没等我说完,汪渝杰疯一样的逃离了阳台。我也没回房间,我不敢回去,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他。我在阳台上抱着他的鞋子,口里含着他的袜子,终于挨到了天亮。我知道,也许我们永远也做不了兄弟,也许我再也不会踏进这间屋子,我知道,我们不再是兄弟了。从此,我自己一个人上学放学,在路上看到他,我会绕路。我怕,我怕没法面对他,好在我们教室不在一楼层上,他在三区四楼,我在三区三楼。我放学就回家了,我知道他还会打篮球才回家。三天过去了,晚上吃完饭,我正在写作业,汪渝杰到我家找了我,我面对他,一直低着头。他先开口了:“浩,这三天我们没在一起走,我想了很多,我不想失去你这个兄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可我没想到,你为什幺想要那幺做?我们是兄弟啊。这几天我真的很痛苦,我很苦恼,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如果你喜欢的话,那我陪你,我接受这场游戏。”我当时以为我在做梦,我不敢相信,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做了。那天晚上,我们在一起从网上搜索关于SΜ的文章与图片,他告诉我:“既然这是一场游戏,游戏中我不会顾及兄弟情面,”那天晚上他第一次接触了杰爷的角色,他让我在同学面前叫他杰爷,在没人的时候我也要叫他杰爷,万岁爷,爷,少爷。我们一直看了三天的文章,终于杰爷说要好好地玩我一次了,让我想好让他怎幺玩我,写在一张纸上。那天我们放学回家,我父母上班还没回家,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满怀期待着等着杰爷来我家。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现在的我感到一分钟比一小时还漫长,一小时比一世纪还漫长。终于在时钟七声响后,杰爷敲门了,我飞也似地开门。我和他进屋了,他一进屋,就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一直盯着我看。我有点不知所措,两手交叉着,低着头,不敢看他。这时杰爷发话了:“妈的,还要我等你啊,草,你不知道你是什幺身份啊?”我一听,“扑通”一声跪下了,爬到他面前,接着面对着杰爷磕头。我每磕一个我都得叫一声万岁爷,万岁万岁万万岁,直到他把我的头踩住。当我的头被我的杰爷踩在脚下时,我知道这就是我将来的全部生活了——从此这双神圣的脚下就是我的生存空间!我体会到了被杰爷踩在脚下的感觉,是那样荣耀!然后我恭恭敬敬的把节目单敬上去了。他看了几眼,说:“还看着干嘛?给我舔鞋,快点!”我跪在地上,用舌头把杰爷的鞋子、鞋底了个干干净净,舔的时候杰爷一只脚翘着二郎腿,我随着杰爷脚活动而去舔,舔完了杰爷又让我给他用嘴脱掉鞋子,我用嘴唇挨着杰爷的鞋帮,用牙齿咬住鞋带拉开,从脚后跟把鞋咬下来。当我为杰爷脱掉鞋子的那一刹那,杰爷雪白的阿迪达斯袜子和他的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下面那里已经硬得不行了。杰爷的脚带着淡淡的臭味,杰爷看到了这一点,骂道:"操你妈逼。谁叫你硬了!脱了裤子!"我听后立马脱了裤子,主人用穿着白袜子的脚一下子踩住了我的鸡巴,使劲地踩着,边踩还学着文章里的说着:"妈逼的,你真贱,草。“杰爷另一只脚就踩在我的脸上,蹂躏着我的脸,那种汗湿的热气腾腾的白袜子脚在我脸上踩着,从嘴到鼻子到眼睛,在我嘴上的时候,我忍不住舔了。杰爷他在我鸡巴上的右脚忽然用力,使劲地踩着我的鸡巴,骂道,妈的我让你舔我的袜子了吗?草,你只是我脚下的一只狗。”我立马跪起来,给杰爷边磕头边求饶。杰爷的脚放在我的头上,我每磕一下头,他就踩我一次。我求杰爷惩罚我吧,杰爷就拿出一根鞋带,一头绑在我鸡巴上,一头绑在他脚上,然后他把鞋子抛出去,叫我用嘴叼回来。我来回的叼,杰爷来回的抛,有一次杰爷抛得很远,我够不到,我只能使劲往前去够,可是我的鸡巴生疼,因为鞋带长度有限,而另一端还绑在杰爷的脚腕上。我只能忍着鸡巴的巨疼,使劲往前,终于够下来了。杰爷让我爬回来躺在他脚底,让我为他舔脚,舔袜子。杰爷一只脚踩在我鸡巴上,另一脚塞在我嘴里,只要我鸡巴一硬,杰爷的脚使劲的踩我鸡巴,而杰爷手拿着手机给我拍照。我卖力的舔着,就像好几天没吃饭的乞丐。舔完了袜子,杰爷又让我把袜子脱了给他舔脚,我用嘴给杰爷把袜子脱了,杰爷把袜子一只套在我鸡巴上,另一只盖在我脸上。我含着他脚指头一只一只依次嘬吮,舌尖在他趾丫缝里游动。大概舔了半小时,杰爷让我起身,他要骑我,我跪趴在地上,然后杰爷骑坐在我的身上看电视。他不时的用脚拍我的脸和头,骑了我又十分钟,杰爷骑着我上厕所,杰爷直接坐在我身上上的厕所,其中有一些尿直接地在我头上(当然后来我就是杰爷的马桶,这是后话)。杰爷骑着我回客厅,但是他乐意玩我,他让我驮着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他的脚放在我的裤裆里,我一爬行就碰到他的脚,鸡巴渐渐地又硬了,可是我不敢射,因为杰爷不允许。 接着照着我写的节目单,杰爷又开始了新的玩法,我双腿跪在他面前,口里含着他的袜子,鸡巴上套着他的袜子,拿着他的两只鞋,使劲的扇自己耳光。而杰爷也会用脚踢我的裤裆,这是我第一次玩,也是我和汪渝杰万岁爷的第一次。
  • 标签:让我(9980) 一只(1858) 袜子(3983) 鞋子(2072) 在我(3475) 给我(3621) 鸡巴(3248) 放学(20)

    上一篇:小女孩的脚奴(打折优惠)

    下一篇:苏菲的迷宫番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