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梅(5)


内容来自ism008
乙凤的樱桃小口微微用力,将华梅玉足上的尖足凤头高跟鞋含了下来,并轻轻的放于地上,鞋跟咚的一声,与地面相触,那声音令阿芝莎丰满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震。呈现在两女奴面前的,是黑袜里包裹着的足,完美的轮廓,纤细的足形,以及隐隐混在在空气中的足香,令两女奴心弛神荡。阿芝莎有点把持不住,伸出舌头在性感的嘴唇上舔咂着。见她的失态,乙凤笑着把华梅的袜尖含在嘴里,慢慢的吸着.....吸着,袜子被乙凤用嘴拉扯的长长的。“看来这西洋的工艺甚为了得,乙凤,恐怕今天你用嘴是无法帮我脱袜了。”椅子上伊人掩口而笑,秋月失色。“能这幺含着,是奴婢的荣幸。”宋乙凤笑着说。“嗯......今天允许你从上面脱......”李华梅慵懒的笑道。“是,主子......”宋乙凤应了一声,将螓首探向李华梅玉腿的根部,那里是长袜的袜口。宋乙凤将身体跪直,檀口堪堪够得着李华梅的袜口,露出贝齿,轻轻咬住袜口的一端,螓首微微用力将袜口剥离那只白璧般的腿,然后用嘴慢慢的向下轻扯,直至足底。李华梅微微弓起那只秀足,很快,乙凤用嘴将华梅的袜子叼了下来。“先就这幺含着吧,跪在一边,待会还要用你。”李华梅吩咐道。宋乙凤含着李华梅的袜子,跪伏在地上,好在此时屋内已铺上土耳其伊斯坦堡所产的大红毛毯,倒也暖和。 copyright nzxs5.com
copyright
ism008
李华梅轻轻捡起地摊上的凤头高跟,将这只鞋放在了宋乙凤头上,“顶着它,如果掉下来,你会知道后果。”顿了一顿,华梅轻笑道:“女子为凤,然而我的凤足,却能随意踩在你的凤头之上,可知主奴身份俱是天命。”宋乙凤不失时机的取悦:“奴婢能服侍姑娘,为姑娘顶鞋垫脚,实在是天赐的荣幸。”“贱丫头,生就一副下贱口舌,姑娘我待会再好好调教你。”李华梅轻挑秀眉,轻蔑的笑道。李华梅右腿光白可人,左腿却还穿着黑色长袜和凤头高跟,盈盈走向软椅坐下。一边是圣洁清纯的白,一边是神秘高贵的黑。如同两种颜色的主人,究竟是正是邪?无从得知。“阿芝莎,爬过来。”李华梅冷冷的吩咐。阿芝莎不敢违拗,缓缓爬到李华梅脚边。李华梅伸出右足,挑起阿芝莎的脸蛋,居高临下的看着被自己驯服的女奴。其实李华梅最喜欢的不是让女奴衔鞋含袜,也不是舔脚吸阴、更不是侍奉圣水玉液,而是对女奴精神上的羞辱与征服!比如对宋乙凤的那次调教,她就是想看到自己的玉液被乙凤含进口中,再从嘴里流出来,最后又强忍不适吃下去的过程。想来那滋味必然十分羞辱,可是,既然是主子的赏赐,那就必须吃下去。光吃下去还不行,还得做出心甘情愿的样子笑着吃! nvwangtv.com
当年武则天驯服狮子骢,尚备有三宝,铁鞭、铁锤、匕首,太宗闻其手段而变色。而对阿芝莎,这个本就泼辣斗狠的女海盗,不羁犹胜狮子骢,李华梅的征服欲望就更强了。只是她不曾知道,早在巴斯拉酒馆喝酒时,阿芝沙就已经被自己征服。华梅的右足微微用力,将阿芝莎向前勾了勾,随即右腿在空中划个美艳的半圈,用小腿勾住了阿芝莎的脖子,然后用右腿控制着阿芝莎,强迫她向自己的左足吻去。阿芝莎学着刚刚乙凤的样子,用干涩的嘴唇含住了李华梅的凤头高跟。似乎很诧异阿芝莎的进步,李华梅怔了一下,随即轻轻将玉足从凤头高跟内抽了出来。“去,把我的鞋子放在一起,再把那只袜子衔过来,如果掉下来任何一只鞋,你也会知道后果!”李华梅继续冷冷的发号施令。阿芝莎顺从的叼着李华梅的那只凤头高跟,缓缓爬到一边跪着的宋乙凤旁边,将高跟放在宋乙凤头上,待放稳之后,松开嘴,俯下头从宋乙凤口中衔过长袜,又重新爬到李华梅面前跪下。李华梅伸出皓腕,拿过长袜,顺势在阿芝莎脖子上打了个圈,就势提起袜筒移到自己左腿的袜口位置,阿芝莎的头不由自主跟着被提起到同一位置。“喏~”李华梅微微示意,阿芝莎脑袋不笨,立刻明白李华梅的意思。伸长脖子,用嘴含着李华梅的袜口,学着宋乙凤那样为李华梅脱袜。
  • 标签:自己的(22448) 调教(1621) 一声(4041) 主子(399) 女奴(558) 服侍(121) 玉液(9) 克莉丝(9)

    上一篇:萝莉的精奴

    下一篇:美女校长的小母狗(女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