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梅(7)


copyright
ism008
阿芝莎的檀口在李华梅会阴处认真的吮吸着,同时口中的香舌也深入穴口薄皮处细细舔弄,那里有昨日的一些残余圣水,被阿芝莎舔进口内尽数咽下。开始是有点痛,慢慢竟然越来越痒,少顷,李华梅感觉会阴处一阵阵的酥麻传至全身,和被舔y的感觉截然不同,然又有着另一番乐处。随着阿芝莎的不断舔弄,李华梅竟然有了便意!这在同性嘴里排泄圣水的体验,华梅自驯奴以来还从未有过。可一想到自己的排泄,竟被阿芝莎视为圣水金丹,李华梅心中涌起一阵波澜。“停......快停下......”李华梅虽然驭奴有道,然毕竟处子之身,未经人事,加之自幼受诗书熏染,内心深处还是恪守某些方圆的。反而较之李华梅,阿芝莎本就是打家劫船,杀人放火的海盗出身,实则少了诸般顾虑。开始阿芝莎建议时,李华梅只是觉得新鲜有趣,并未顾及那幺多。待事到临头,这等有悖观念的侍奉方式自然无法接受。阿芝莎闻言,情知李华梅到了高潮之处,遂不顾华梅言令,兀自加紧舔弄着,竟深谙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之兵家要旨。李华梅按捺不住,终知大势已去。遂长叹一声,松开皓腕,乌云般的秀发下,俏脸一红,斜向一侧羞于观看,一股细细的清泉流进阿芝莎口中。阿芝莎紧含“泉眼”,喉间鼓动数次,将涌泉悉数吞下。 copyright nzxs5.com
copyright
ism008
待阿芝莎将泉眼清理完毕,李华梅方缓过神来,见阿芝莎依旧伏在自己胯下,思及此次本是自己调奴,竟被阿芝莎占了主动,虽是为了侍奉自家乐子,然这奴才有违主令,自是胆大包天,若不以下马威加以惩戒,久后必然难治。李华梅自己穿好衣服、鞋袜,伸出一只玉足,挑起阿芝莎的下巴,蛾眉倒蹙,星眸含嗔,望着脚下的女奴。“脱光衣服!爬近点!”李华梅又再次恢复了那冷傲的性格,此时的她是不折不扣的女王!阿芝莎全裸着爬到李华梅身前,跪的笔直。一身白皙的皮肤极为晃眼,更加激起了李华梅驯服她的欲望!“啪!”李华梅扬起玉腕,狠狠的扇了阿芝莎一记耳光。“我让你舔尿!让你犯贱!让你违令!”李华梅越打越气,心中的怒火飙到了极点,又连着打了阿芝莎三记耳光。阿芝莎跪在地上,任凭李华梅发泄,只是一言不发。“还请小姐息怒!”宋乙凤在一边劝道,“依奴婢看来,阿芝莎是想服侍得小姐舒服,才出此下策。奴婢以为,这反而是阿芝莎奴性的体现。”

nvwang.icu


李华梅毕竟钟灵毓秀,闻弦歌而知雅意,“乙凤妹妹,你言之有理。姐姐在此多谢你了。”华梅和乙凤,不是一般的主奴关系,两人父母都逝世甚早,是以见面时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遂惺惺相惜。而且早在与倭寇的战争中,两人就有了浓郁的姐妹情分。只是李华梅素来驭奴有道,调教时也极尽羞辱糟践之事,什幺舔鞋、吻脚、骑马、舔y、舔菊、吞液都在乙凤身上用了个够。而乙凤素服华梅之能,对华梅的调教也是俯首帖耳,糟践起来也是逆来顺受。不得不说对彼此来说都算是得遇其人了。“姐姐委实见外了,阿芝莎虽违姐姐之令,然适才我观姐姐确是尽享九霄之乐,阿芝莎功不可没。”见华梅以姐妹相称,乙凤自然也站起身来回话。“那依妹妹所言,我是当赏了?”华梅思索未定。“姐姐如何忘却旧事?”宋乙凤妩媚一笑,提醒华梅。李华梅恍然,秀眉飞扬:“有过则罚,有功则赏,然功过未可相抵也。”“阿芝莎,你口技了得,y荡下贱,深谙奴性,赏你圣水一壶。至于这罚嘛......姑娘我还没想好,待想到时再与你结论。”李华梅弯起一对柳叶眉,顾盼生辉,神采飞扬。宋乙凤长叹一声:“姐姐真乃明智之人。俗话说,宁与明人提夜壶,不为愚者做军师,看来,姐姐的这个夜壶,我这辈子是提定啦......”
  • 标签:自己的(22448) 调教(1621) 一声(4041) 主子(399) 女奴(558) 服侍(121) 玉液(9) 克莉丝(9)

    上一篇:萝莉的精奴

    下一篇:美女校长的小母狗(女女)